暗面 01

我的肾力……

“你看到了?”

“看到了。”

孙彩瑛拘束地坐在床沿,看着名井南放下杯子,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名井的手机刚刚在孙彩瑛手里,现在黑着屏,孙彩瑛却不太敢往那边看,好像上面有什么她不该看的东西似的。

“小彩。”名井注意到她躲躲闪闪的眼神,话音里有些笑意。名井的睡裙很短,坐下时不需要压裙摆,现在她走过来,忽然分开双腿,坐到孙彩瑛的腿上,双手环住她的肩,手机的边角轻轻敲着孙彩瑛的后颈。

孙彩瑛吓了一跳,像被定住了似的不敢动。名井抱着她,凑过来观察她的表情,深棕色的眸子像是被蜜浸过,亮闪闪的。因为距离太近了,所以孙彩瑛连名井鼻梁上的小痣、嘴唇上的细纹也看得清,她的瞳仁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名井几乎要吻到她了。

名井还是很温柔,像是不觉得这种前所未有的接近有什么不对似的。她用手机有节奏地轻碰着孙彩瑛,柔声问:“看到什么了?”

孙彩瑛想往后缩,但她退无可退,只能尽量躲避名井的目光。她想说话,但大脑运转得很磕绊,喉咙也发干,只好故作深沉地回答:“嗯……”

名井微笑着,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这个吗?”

孙彩瑛更说不出话了。

“应该不是,我没拍这个。”名井又吻了吻孙彩瑛,这次吻得深了一些,她含住孙彩瑛的舌头慢条斯理地吮,又舔湿了她丰满的嘴唇。接着,名井丢开手机,腾出手将睡裙的一边肩带脱下来,露出锁骨和下面的一大片白玉似的肌肤。

“看到这个了吗?”她继续问道。

孙彩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她被名井圈在怀里,视线所及都是名井的脸和身体。她想收回视线,又忍不住多望了两眼名井深深凹陷的锁骨窝,名井含着笑观察她,把另一边肩带也脱了下去。

“这个呢,小彩看到了吗?”

她赤裸的胸从沿着身体落下的睡裙里露出来。孙彩瑛看着那里粉色的乳尖,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

名井的手指遮住了那里,就像孙彩瑛刚刚看过的视频一样。她细白的手压在上面,慢慢打着圈,乳晕逐渐起了些皱纹,接着乳尖变硬了,圆圆地站起来,成为缀在顶端的一颗小珍珠。名井稍微曲起手指,继续沿着珍珠边缘揉动。她新做的美甲落在孙彩瑛眼里。断续的呻吟从头顶落下来,带着情色的细喘,和孙彩瑛在视频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小彩……”名井的膝盖跪着床单,后背山脊一样突出绵延的蝴蝶骨赤裸着,随着她抚摸自己的动作而微微地起伏。她用另一只手抚摸孙彩瑛的后脑勺,揉乱她金色的短发,像在安抚或者诱哄她。这只手稍微用了些力气,孙彩瑛顺着往前倾了一些,刚才被吻过的嘴唇碰到了另一边还很安分的乳尖。

名井半靠着她,轻轻颤抖着。她细软的呻吟磨蹭着孙彩瑛,温热地落在她耳畔。孙彩瑛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她试探地搂住名井的腰,摸到半挂在那里的睡裙,鬼使神差地张口含住名井送到她嘴边的乳尖。

名井难耐地哼了一声,很快在孙彩瑛嘴里变硬了。孙彩瑛无师自通地用舌头卷住原本柔软的顶端,像含着一枚糖果一样把玩它,试图从那里舔出一些甜味,名井的喘息立刻急促起来,小声地哼出舒服的鼻音。

视频里不是这样的,视频里的名井不太发出这样露骨的声音。大多数镜头里她只用手轮流将两边乳房都揉到硬挺地翘成两枚粉红色的小珠子,接着镜头会停在她的胸部和腰腹的位置,一直映着她两个粉嫩的乳尖。她的手会探下去,手指隐没在双腿之间,只留给镜头一段藕白的手臂,腕骨明显地突出,手背上的筋脉因为曲指的动作而起伏。在快到的时候,镜头外名井的嘴唇里才会泄露出一两声忍不住的低吟。她的腰那么细,高潮的时候小幅度地战栗,腿根明显地绷紧,胯骨的线条一会明晰一会模糊。

“小彩,小彩……”名井被孙彩瑛舔着吸着,她亲昵地叫孙彩瑛,很高兴地抱着她,“小彩好会舔。”

她声音软软的,好像在夸“小彩好会画画”“小彩好会唱歌”一样,带着理所当然的褒奖。孙彩瑛几乎有点恍惚,但她无暇说话,两手将名井身上那件聊胜于无的睡裙扒了下去,名井像是吃惊又像是惊喜地“啊”了一声,孙彩瑛扣住她的腰,将她的乳尖更深地含进来,用舌头把那枚珍珠挤在嘴里,像是要吸出什么一样用力吮着顶端。

名井被吸得呜咽了一声,低头去咬孙彩瑛的耳垂:“小彩,太用力了……”

孙彩瑛急忙舔了舔乳尖作为补偿,然后将它吐出来。可怜的小珍珠被吮得发肿,不再是粉色了,而是殷红地翘着,湿漉漉地泛着光,比名井自己揉过的要大一圈。孙彩瑛的视线在上面停留了两秒,打算去含另一边,被名井轻轻捏着脸阻止了。

“小彩。”

名井声音很柔软地叫她,低头去吻孙彩瑛湿漉漉的嘴角。她的睡裙卡在腰上,一边吻孙彩瑛,一边捉住她的手,直接从裙摆伸进去摸到腿心。孙彩瑛不知道名井穿着什么材质的内裤,薄薄的,已经湿透了。

“会吗?”名井用嘴唇蹭着孙彩瑛,温柔地问她,孙彩瑛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有点窘迫地看着她,脸慢慢红了。名井轻轻地笑,抱着她躺下,自己跪坐在孙彩瑛身体两侧,对她撩起裙摆。这下孙彩瑛看清了,南的内裤是白色的,中间的颜色有些深,包着的地方有饱满的轮廓,被布料紧紧勾着。

“你究竟在视频里看到什么了?”

名井觉得孙彩瑛入迷地望着自己的样子又好笑又可爱,忍不住想逗她玩,看她害羞的表情。她牵着孙彩瑛的手把自己的底裤往下拉,脱到腿弯的时候,孙彩瑛忽然沙哑着声音说话了。

“我看到南会先揉这里。”

她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按住名井半露出来的性器。突然的刺激从小腹窜上来,名井哼了一下,没有接话,低头看着孙彩瑛的手。孙彩瑛用拇指抵着她,左右摸索着,最后准确地按到小小的性器上。她的指腹很柔软,只是压着那里就产生丝丝缕缕的电流,接着她生疏地开始揉弄有一点发热的性器。名井屏住呼吸,自己捉着裙摆,低头看孙彩瑛的手埋在自己腿间。细小的快感,每次孙彩瑛揉过一圈就产生一点点,然后很快消失,被新的快感替代。

“……是这样吗?”孙彩瑛平躺着,有些不确定的样子,抬头想看自己手指按着的地方,“小南怎么不出声……”

名井忍不住笑起来,想伸手去揉孙彩瑛的脑袋:“小彩,枕头下面有润滑剂。”

孙彩瑛摇摇头,抓过枕头躺好,视线向上看着名井:“过来。”

名井的呼吸停了一下,觉得心跳在加速。她跪着挪过去,孙彩瑛两手抱住她的腿根,把她往下按了按:“坐下来一点。”

名井小心翼翼地放低重心。孙彩瑛在下面好像很满意似地“嗯”了一声,她还没笑出来,就觉得被有些凉的鼻尖抵在了顶端,滚烫的舌头跟上来,迅速舔湿了她刚被揉得有些兴奋的外核。

名井呜咽了一声,伸手抵住床头,险些坐到孙彩瑛脸上:

“小彩……!”

孙彩瑛的舌头太烫了。她热情地裹着名井舔弄,把她完全鼓起来的性器包进嘴唇里吸吮磨蹭,名井只是想象一下被孙彩瑛用饱满的嘴唇含住的样子就浑身一颤。轻飘飘的快感从下往上浮起来裹住她,她后腰发软,被孙彩瑛用湿软的舌头往上赶,还没反应过来,一股热流忽然冲刷过她的小腹。名井尖叫了一声,眼里浮起一层水雾,她整个阴阜都被孙彩瑛含着,湿热的舌头不断从后面一下下舔着亢奋的性器,高潮来得让名井险些以为自己失禁,她急忙撑住身体,但下面没来得及移开,潮吹喷出来的水全都射进了孙彩瑛嘴里。

“小彩……”

名井声音有些发抖,在孙彩瑛嘴里颤着腿根,感到孙彩瑛在用舌头帮她清理。孙彩瑛舔湿了穴口,又体贴地把溅到股沟的液体也舔了一遍,接着重新回到上面去舔外面的性器。名井浑身发麻,急忙止住她,伏到她身上去吻她的嘴唇。

“小南。”

孙彩瑛柔声叫名井的名字,抱着她,手从她振翅欲飞的蝴蝶骨上摸过去,落在她的耳垂,很轻地捏了捏。

名井含着她的舌头吻她。名井喷出来的东西全都被孙彩瑛咽下去了,弄得孙彩瑛嘴里全是她的味道,名井顾不上别扭,潮吹的余韵让她连嘴唇和舌头都在发麻,她很迫不及待地将孙彩瑛刚刚让她高潮过的口腔仔细舔了一圈。孙彩瑛被名井很急地吻着,连着和她交换了好几个喘不过气的缠吻,她气息里有些笑意,舔了舔名井嘴唇上的小痣:

“姐姐喜欢吗?”

她忽然改口叫姐姐,名井竟然有些脸红了。

“喜欢。”名井声音很轻地回答。她用手机拍了一相册见不得人的视频,故意找借口让孙彩瑛看见,从来没有脸红过,现在竟然被孙彩瑛问得脸颊发烫。她不好意思地和孙彩瑛对视了一会,把脸埋进小彩角度漂亮的颈窝。孙彩瑛用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那姐姐把腰抬起来。”

名井乖乖地照做,跪起来让孙彩瑛的手探下去。孙彩瑛单手环着她,动作很麻利地戴好指套,潦草用了些润滑剂,湿润地抵住名井。名井塌着腰,一点点往下压,刚刚高潮过的湿软穴口被孙彩瑛用手指顶开,顺利地挤到了最里面。

名井被填得满满当当,坐到底的时候很满足地叹了口气。她搂着孙彩瑛的脖子,嘴唇贴着她的耳朵,埋在她怀里开始动腰。当她往前的时候,孙彩瑛的手指就配合地向后抽出来,然后在她往后的一瞬间用力地重新顶进去。

“以前……我怎么……”名井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被顶得一直喘息,“没觉得小彩……的手……这么长?”

她一直含着孙彩瑛的耳垂,一边说话一边叫床,发不出声音的时候舔她的耳廓,孙彩瑛的耳朵烫得像着了火。孙彩瑛没答话,用空着的手揉乱名井灿金色的长发,顶在下面的则加进中指,名井的呼吸一滞,接着像是在哭似地长长地闷哼了一声,又痛苦又兴奋地喘息着,更热切地动起腰。

做到后面她开始和孙彩瑛接吻,腰酸得要命,可是停不下来回顶弄的动作,孙彩瑛似乎一次干得比一次深,名井含着她的舌尖,每被顶进去一次就呻吟一下,带着爽到极点无从发泄的哭腔,孙彩瑛抱着她,一下又一下地桩到深处。名井觉得自己快被孙彩瑛整个贯穿了。

第二次泄在孙彩瑛手里的时候名井趴在她身上,脱力地喘息。孙彩瑛搂着她,一点点抽出被甬道摩擦得温热的手指,名井跟着无力地低哼,孙彩瑛在她被干得泛红的穴口抹了两下手指,吻了吻她发间隐约露出的耳朵:

“我以前也不知道姐姐这么深。”

名井的头发散开了,她透过发丝看了孙彩瑛一眼,有点嗔怪似地,再继续闭目养神。孙彩瑛闹着玩似地一下下吻她的发顶,吻了一会觉得无聊了,把名井的手机递回她手里。

“怎么了?”

“姐姐解锁一下吧,”孙彩瑛表情很认真,“刚刚那个我还没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