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面 04

我的肾力……

孙彩瑛推门进名井南房间的时候,床边没有人,浴室的门虚掩着。孙彩瑛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很单薄的一件背心,短裤有点工装的款式,一边口袋鼓鼓囊囊的。

南的底裤被她一路揣在兜里,回房间拿出来看才知道是黑色的。镂空的蕾丝用的是半透明的纱,靠近底部的两侧有豹纹,很隐晦又很性感的两道,被名井穿上时,会像蛰伏的兽一样藏在她腿根。孙彩瑛想象了一下那幅画面,面红耳赤地把底裤放在床上,仔细地展展平,再脱下上衣盖上去,自己去冲了个澡。

今天水很热,洗头的时候多用了些时间,孙彩瑛急着想去找名井,头发吹得有些仓促,浅色的发尾湿淋淋地搭在肩上。她不多管,拿上底裤去敲门,名井的声音隔着两道门传出来,说房间没锁。

孙彩瑛走进去,反手把门带上,看见名井从浴室的门缝里探出脑袋看她。名井头发有些湿,衬得她脸比平常更消瘦,眼睛像两颗黑珍珠,猫一样望着孙彩瑛。

“洗头啦?”她伸出一只手,孙彩瑛乖乖过去给她揉了揉脑袋。名井“啊”了一声:“怎么头发没擦干就来了?”

孙彩瑛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抬手摸了摸鼻尖:“想早点来找你。”

名井伸手捏了捏孙彩瑛的脸,彻底把浴室门打开,孙彩瑛看见她穿着白天的裙子,上身只有一件内衣。名井走出来,路过孙彩瑛时很自然地凑过去在她嘴角的痣上吻了一下,然后单手把房门的锁扣上了。

“来。”名井牵住她的手,把她拉进浴室,“我给你吹头发。”

孙彩瑛跟着进浴室,看见镜子前面竖着名井的手机,是正在录像的界面。“姐姐在拍vlog吗?”孙彩瑛跳到手机面前蹲下,张大眼睛看着屏幕里的自己,凑近镜头。屏幕里的小猫眼睛被放大了,内眼角圆圆的。

“嗯。”名井含着笑,从背后靠过去吻她。孙彩瑛对着手机,看见它拍到名井只穿内衣凑过来,赤裸的手臂环住孙彩瑛,然后侧头吻她的脸颊和肩膀。名井鼻梁上的小痣原本在镜头里,随着她低头的一下,消失在阴影当中。

“姐姐……”孙彩瑛看着镜头里的自己被她吻着,名井柔软的嘴唇蹭过脸颊的触感很清晰,她像是一边当演员一边当观众,感觉很奇特,喉咙有些发干,“被拍进去了……不要紧吗?”

“本来也是要拍的。”名井单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孙彩瑛的脸轻轻扳过来接吻。她一点点地舔着孙彩瑛的嘴唇,撬开她的牙关缠住她的舌头,清爽的水果气占据孙彩瑛的鼻腔。孙彩瑛回应她的吻,逐渐把拍摄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她不知不觉转过身,按着名井的肩膀将她压在浴室素色的地毯上,自上而下地将这个吻加深。

浴室偌大空荡,轻微的水声连绵着,在微冷的空气当中氤氲开。

孙彩瑛想去解名井的胸罩,但搭扣被压在下面,她的手在名井的后背边缘游移了一会,低头去咬名井的锁骨。小猫的牙齿尖尖的,磕在锁骨窝上的力道很轻,舍不得把名井弄痛。

“姐姐,碰不到。”

孙彩瑛声音有点委屈,嘴唇蹭着名井雪白的胸口,轻轻咬她的胸罩边缘。名井失笑,伸手去摸她的脑袋:“那要怎么办,不脱了吗?”

孙彩瑛趴在名井胸口,抬头有些不服气地看着她。名井表情很柔和,像给小动物顺毛一样慢慢捋着她的金发,摸到潮湿的发尾忽然想起来:“要给小彩吹头发,差点忘记了。”

“等一下吹吧。”孙彩瑛垂下眼帘,在胸罩中间名井露出的皮肤上吻了吻,忽然两手将罩杯推了上去。名井粉色的乳尖半硬着,孙彩瑛凑近观察了两秒,伸出舌尖,在名井的注视里慢慢地舔了两下。

名井眼睁睁地看着乳尖被孙彩瑛殷红的舌头包裹住,被舔湿,在她的舌尖上立起来,变成完全硬挺的乳珠。孙彩瑛观察着她的脸,含住顶端,名井立刻露出有些难以忍耐的表情,殷切地望着孙彩瑛。孙彩瑛笑了笑,忽然用力吮紧嘴里的乳珠,名井轻哼了一声,手指深深捋过她的发丝。孙彩瑛的拇指蹭过她另一边的乳尖,那里也很快变硬了。

名井慢慢地呼吸,支起一边膝盖,用大腿内侧磨蹭着孙彩瑛。孙彩瑛把她抱起来,两个人盘腿坐在地毯上,亲昵地凑在一起接吻。吻了两下,孙彩瑛在名井的示意下歪过身子,从洗手池下的柜子里拿出电吹风,接上电源,把机器递给名井:

“姐姐说要帮我吹头发的。”

名井脸有点红,把孙彩瑛圈在怀里给她吹头发。她的胸罩被堆在胸口上,哪里也没遮住,乳房隔着背心碰到孙彩瑛的后背。孙彩瑛乖乖坐着,看着面前的手机。屏幕里的名井半湿的褐色长发搭在肩上,发尾有些卷,和孙彩瑛浅色的发丝混在一起,对比很分明。她一手拿着吹风机,另一只手环着孙彩瑛的腰,很安定的样子,一边吹一边低垂着眼帘吻孙彩瑛的头发。

吻到耳廓时孙彩瑛缩了一下,被名井用手臂扣在怀里不让乱动。吹风机还在工作,名井一手稳稳地拿着,孙彩瑛看着镜头里的名井歪过脑袋,高挺的鼻梁埋在她头发里,带着笑咬她的耳垂。

头发快要吹干了。

“姐姐……”孙彩瑛一手向后扶住名井的腰,名井关掉吹风机,带她转过身面朝自己,两人的侧影被拍进视频。名井转头看着手机,对镜头的角度很满意,她握住孙彩瑛的手,贴到自己胸口来。

“小彩不摸摸吗?”

孙彩瑛的掌心压着名井鼓鼓的乳房和中间小小的一点,急切地凑过去吻她。

镜头拍到两人的影子叠到一起,名井的胸罩很快被脱下来丢到一边。孙彩瑛抱着她向下吻,满是纹身的手臂箍着名井细窄的腰,名井一手贴着她侧颊,指尖划过她后耳心形的纹身,将吻印在她软软的卷发上。

孙彩瑛吻到腿间时名井的呼吸变得急促,孙彩瑛脑袋几乎钻到她裙下,滚烫的舌头贴着她,舔到名井颤抖着达到高潮才探出头。她坏笑着看名井,凑上去吻她的下巴:“姐姐到现在下面还是空的。”

“不是在等你把内裤送回来吗?”名井的手指微微发麻,动手捏她的耳垂。孙彩瑛摸到她裙边的拉链,把裙子脱下来。

手机里的名井完全赤裸着,而孙彩瑛还穿着来时的背心和短裤。孙彩瑛的视线珍惜地从名井的身体一寸寸滑下去,伸手从她的锁骨开始,摸到胸口、乳房、乳尖。接着是肋骨的位置,小腹虽然瘦削但也软软的。她手指上纹的花朵跟着一路绽放到下面。名井低头看着她的手指,在指尖碰到腿根时伸手捉住了,低头吻了一下孙彩瑛手上橘色的小花。

“好看。”

名井忽然说。

孙彩瑛笑了,露出嘴边深深的酒窝,“纹身好看?”

“嗯。”

孙彩瑛反过来牵住名井的手,凑过去和她接吻。

“姐姐也好看。”

名井想问她哪里好看,但孙彩瑛缠着她接吻,她问不出话,被吻得失笑,分神去拿柜子里的润滑剂和指套。其实润滑剂是不需要的,她早已经湿透了。

孙彩瑛接过来,用指套将手指和上面的小花一起套住。

名井抱着她的后颈,看了看旁边的手机。镜头依然安稳地拍着她们,孙彩瑛很认真地低着头摆弄润滑剂,样子可爱得有些滑稽。她研究好了手上的东西,像是忘了旁边有镜头在拍,眼睛亮闪闪地望着名井,凑过去吻她的下颌:

“要进去了哦。”

“嗯。”

名井乖乖地应声,曲起一边膝盖,低头看着孙彩瑛手上的小花逐渐没入自己体内。

她被温柔地填满了。

“明天姐姐会穿什么样的底裤?”

孙彩瑛抱着名井,下面传出穴口被手指进得满满的水声。她用了两根手指,名井低声黏腻地喘着,紧紧搂着她,将鼻尖埋在她颈窝里蹭她耳根上的纹身。

“没、想好……”

孙彩瑛正好很用力地顶进来,名井被插得哽了一下,说话有些断断续续。

“我喜欢蕾丝。”孙彩瑛语气很天真地说,她将名井一条腿架在自己身上,下面打得更开,第三根手指蠢蠢欲动地碰着穴口,想要在合适的时候一起进去。她低头看着名井吃进她手指的地方,原本粉嫩的唇瓣现在被摩擦得通红,体液一波一波地从穴口挤出来,打湿跟着手指一起被翻出来的软肉,又在下一次进入时重新藏回深处。

名井意识有些模糊,快感随着孙彩瑛的进入累积起来,她后腰发软,几乎整个靠在孙彩瑛怀里,寻着孙彩瑛的气息很粘人地吻她,呜咽地哼着鼻音想要被更深地插入。“都可以,”她有点迷茫地回答,拨开发丝找到孙彩瑛的颈侧,埋到她颈窝里去吻,“小彩喜欢的话,明天就穿蕾丝……”

“嗯!谢谢,姐姐。”孙彩瑛很认真地道谢,脸颊边的酒窝又深深地凹下去。名井被她乖得没办法,跟过去吻她的侧颊,再含住她嘴唇一点点地吮。孙彩瑛干她的时候揉了半天穴口,现在终于放松了一些,第三根手指也加进来,把名井填得几乎说不出话。

“好舒服……”名井赤裸的胸口贴着孙彩瑛的背心,几乎要落下泪来,“小彩在好深的地方,太深了……”

被进入的地方忽然收缩了一下,孙彩瑛被咬得紧紧,不由得低喘了两声。“姐姐的里面好紧,在咬我。”她手上的动作很快,水声迅速变得黏腻,体液堆积在穴口被打成细白的泡沫。

“……因为,”名井已经眼底通红,浮着一层水雾,看起来楚楚可怜。她缩在孙彩瑛怀里,双腿完全打开,小腹的暖流像岩浆一样流遍她周身,孙彩瑛猛地进得深了,她的喘息停了一下,几乎带了点哭腔,“因为小彩干得太快了,好烫……”

孙彩瑛不说话了,一手捞着名井的腰,每一下都贯穿到深处。名井蹙着眉,眼泪汪汪地看着下面,在被狠狠顶弄到敏感处时尖叫着泄了出来。孙彩瑛抵在她里面,陪她经过高潮的尾声,将手指温热地抽出来,上面的小花似乎也被淋湿了,粼粼地映着光。

“都弄湿了……”名井靠在孙彩瑛怀里发着抖,很惋惜地看着被扔到旁边的裙子和身下的地毯。

“嗯。”孙彩瑛点点头,摘掉指套,将手搁到名井被体液打湿的腿根去揉那里一点绵绵的软肉,“这里也弄湿了。”

她抽出口袋里的底裤,动作很慢地,帮名井将她湿淋淋的腿根一点点擦干净。

暗面 03

我的肾力……

11月的第二周,《Champion Show》的放送录制结束时天色已经擦黑,成员鱼贯从大楼走出来,从门口到上车的短短几步路,闪光灯几乎照亮了首尔的秋夜,长枪短炮按快门的声音连成一片。

孙彩瑛上车时位置基本上坐满了。名井南坐在最后一排,对她勾了勾手指,她乖乖弯腰过去,金色的发丝轻轻蹭过车顶。名井向旁边挪了一点,把靠窗的位置让给她。

“累了吧?”坐在前面的成员有几个在说话,没有人注意后排。名井压低声音对孙彩瑛说,“车里的暖气开太足了,小彩把外套脱下来吧。”

孙彩瑛今天穿了一件毛茸茸的虎色大衣,上面的绒毛软软的,盖在腿上像是一床温热的毛毯。她乖乖把衣服脱下来,露出里面单薄的长袖T恤,将衣服盖在名井和自己的腿上。名井穿着一件短外套,下身是裙子。外套定做得有点大,名井身材单薄,肩膀处有些宽,按下去像是空的。

车窗的窗帘已经拉下来了,汽车关好门,缓缓前进,融入首尔晚高峰的车流中。发动机开动,涡轮旋转的沉闷声音透过厚重的铁皮传递进入车厢,成为一种温厚的背景音,搭配比体温稍高的暖气,让人昏昏欲睡。起初还有几个人在聊天,随着堵车,经纪人打开电台,里面正在播放一些旋律温缓的抒情曲,说话的声音逐渐小下去。

几乎所有人都快睡着了。

孙彩瑛靠着窗,观察窗帘上细密的纹路,天马行空地出神。南正坐在她旁边,以一种稍微逾越了同事距离的力度轻轻靠着她,藏在大衣下的小腿和她的并在一起,小拇指也互相碰着。

孙彩瑛漫无边际地想,我和南现在好像已经不是单纯的同事关系了。

舌尖已经没有糖的味道了。那枚水果硬糖格外经得住舔舐,当成员在客厅看电视时,孙彩瑛和名井在之前已经做过一次的房间里抵着房门缠吻,那股甜丝丝的味道在她们的舌尖萦绕不散,直到名井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掉落在地,孙彩瑛把她抱起来半抵在墙上重重地进入,这股甜味也没有消失。名井几乎全身的重量都托付在孙彩瑛的腰身和手臂上,饶是这样也不让她觉得有负担,名井实在太瘦了,瘦弱得好像孙彩瑛稍微用力一点就会把她弄碎。孙彩瑛温柔而谨慎,名井则投入在情欲里,在被进入时从鼻腔挤出细小的哼鸣,随着孙彩瑛的动作舒服地低下头埋进她怀里,在被顶到深处时摸索着和她接吻。

在那之后也做了几次。床上,浴室里,甚至是深夜所有人都入睡之后的客厅沙发上。她们逐渐对彼此的身体熟悉,慢慢习惯热烈的交欢,接吻时缠绵而缱绻。孙彩瑛经常去舔名井嘴唇上的小痣,迷蒙地睁开眼时,会看到名井也正视线朦胧地望着她。她鼻梁上的痣像一个温柔的小小的谜面,向孙彩瑛隐晦地昭示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提醒着孙彩瑛,在和她肌肤相亲的是平常一向温柔安静的那个人。

热烈的回忆倏忽闪回,孙彩瑛不由自主地曲起手指。坐在旁边的名井似有所感,忽然在外套之下握住了她的手。

名井的手很小巧,柔软地握住孙彩瑛的拇指,沿着她手指侧面的纹路安抚地来回摩挲。孙彩瑛侧头看了名井一眼,名井正在用另一只手刷SNS,仿佛没有注意到孙彩瑛的注视。于是她将视线收回来,重新投回到窗帘的纹路上。仿人工针织的机器制品,上面的图腾规律孙彩瑛已经找出来了。

车子停了很久,现在才终于开始缓慢地开动。往前行进了没到二十米,它又像是负重过载所以不愿工作的牛,缓缓停了下来。

名井的手沿着孙彩瑛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缝隙抚摸上去,温柔地蹭过她指腹上的纹路,连带着摸过她手背上微微凸起的青筋和关节处的骨节轮廓,很喜欢似地来回多摩挲了向下。孙彩瑛的手松开来,名井便将手指逐一地搭进她的指缝里,接着安静不动了。

孙彩瑛低头看着腿上的大衣。在大部分是深黄色的部分,有一小块浅色的毛,并不显眼,很柔顺地伏在那里。孙彩瑛伸手去捋了一下,隔着大衣触碰到藏在下面的交握的手。她曲起手指,一根一根地扣紧名井。名井依然在看手机,留给世界一张冷静淡漠的侧脸,衣服下面的手却曲起来,极尽柔和地用拇指磨蹭了两下孙彩瑛的拇指。

孙彩瑛握着名井的手,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轻盈地浮起来,带她飞到天上。

名井像是看累了,收起手机,倾身到孙彩瑛面前,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没看到什么,她坐回去,很自然地歪过身子靠到孙彩瑛肩上,闭上眼睛。

孙彩瑛身体有些僵,怕吵到名井休息,乖乖地不敢动。

名井倚着她,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把快要落到地上的大衣往上拽了拽,盖住自己的腰。孙彩瑛的这件大衣太大了,盖在她们两人腿上绰绰有余,底部危险地碰着两人的脚踝,像是随时要碰到车底。

她握着孙彩瑛的手,往自己那边牵了牵。孙彩瑛单手支在车窗上没有动。

名井带着孙彩瑛,撩开大衣下自己的裙摆。她今天的裙子刚刚及膝,很容易可以摸到大腿。孙彩瑛的手臂僵了一下,名井没有给她机会把手抽出去,将她的手按在自己大腿内侧,保持靠在她身上的姿势,抬起目光望着孙彩瑛。

孙彩瑛也看着她,两人鼻尖离得很近,孙彩瑛可以闻到名井身上清甜的香水味。名井的眼睛里像藏着矿石,比如墨玉,或者其他流动更加绚丽的光芒的深色宝石,深邃地倒映着孙彩瑛的影子,似乎隐含着欲望,又像一种纯情干净的诱惑。名井南连引诱孙彩瑛时都带着一种不容玷污的圣洁,从不让她深藏在另一面的浪荡显得淫猥。孙彩瑛有些恍惚,险些要低头去吻她,在真的吻下去之前回过神来。

她们还在车里。

孙彩瑛的手已经整个贴到名井的大腿上,轻轻揉捏内侧的软肉。

名井半靠在孙彩瑛怀里,没有出声,只是呼吸在一瞬间安静地急促了一些。她捉着孙彩瑛的手腕,带她往上摸,触碰到深处,底裤透着一些不明显的湿意,顶着孙彩瑛的手指。名井依然用楚楚可怜的清澈眼神望着孙彩瑛,像是想要说什么,孙彩瑛低头,没有戴耳饰的耳垂轻碰到名井的嘴唇。

“帮、我、脱、下、来。”

名井很小声地说,她被孙彩瑛几乎遮住了,半边脸藏在阴影里,趁机很快地用鼻尖蹭了蹭孙彩瑛的侧颈。这是名井无意识的一个习惯性动作,每次在床上和孙彩瑛撒娇,她都喜欢这样磨蹭孙彩瑛。

孙彩瑛呼吸停了一下,觉得一股热流蓦然从小腹升上来,没头没脑地撞在她的心脏上。她歪过身子,若无其事地倚靠住名井,将另一只手也伸进大衣里。如果从前座向后看,彩瑛和南正互相歪在一起打瞌睡,像两只睡意昏沉的小动物。

小动物伸出爪子,勾住另一只小动物的底裤边缘,把它打着卷脱了下来。脱到小腿的时候名井抬起一只脚,方便孙彩瑛将底裤从那里脱出来,孙彩瑛枕在名井腿上,正想脱另一只,前排忽然有人说话了。

“南呀,”是平井桃,“上次不是说你戴的那条项链很漂亮吗?是在哪里买的,我不记得了。”

孙彩瑛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想坐起身,被名井压着脑袋按在腿上。她一边像是给小动物捋毛似地抚摸孙彩瑛的后背,一边在大衣底下悄然抬起腿,让孙彩瑛把底裤整个脱下来攥进手心里。有蕾丝边,孙彩瑛摸到上面镂空的手感,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很薄,握在手里有一些湿意。

“嗯,在网络商城。”名井的声音很平稳,带着一些半睡半醒的倦意,飘荡在车厢里,像是除了抒情音乐之外的另一种催眠,“我回去发给你吧。”

“啊,现在就给我好吗?我正好在逛呢,”平井晃了晃手机,忽然转过头看向后面,“你们在干嘛?”

孙彩瑛浑身僵了一下,她的位置在座位后面,从平井的角度看不见,她就着昏暗的遮掩,情急之下把名井的底裤揉成一团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好,我现在发给你。”名井一边回话,一边依然压着孙彩瑛。她很柔和地对平井笑了笑,抬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边:“嘘。”她指了指孙彩瑛,很小声地说,“睡着了。”

应该睡着的孙彩瑛趴在名井的腿上,伸手想要摸到名井腿间尚且安静的性器。名井一手搭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给平井发她要的网页链接。

名井的那里藏在层叠的深处,孙彩瑛慢慢摸索了一会,找到顶端,用两根手指轻轻分开包皮,再将食指抵上去。名井的大腿稍微绷紧了一瞬间,很快放松下来。她锁上手机,原本在孙彩瑛肩膀的手往上挪了挪,轻缓地揉着她微微打卷的金发。

“收到了吗?”

“嗯。”平井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谢谢~”

名井垂下眼帘,像是打算再睡一下。车又慢慢地跟随车流向前移动,像是观光缆车,不紧不慢地行进。孙彩瑛在轻微的摇晃中紧紧靠在名井怀里,手指沿着小小的性器打转,感到它在自己手里逐渐变硬、胀大,她指腹上的纹路不断轻蹭过敏感的小肉珠,名井揉着她头发的手指忽然收紧,大腿也绷起来。

在队友全都在场的汽车后排做这种事,被紧张的情绪不断刺激着,名井可耻地体会到了性快感。孙彩瑛的手像是知道名井身体的哪个位置最想要被抚摸,也许是之前频繁的性爱给了她经验,她换成拇指按住已经从唇瓣当中凸显出形状的软嫩花蒂,很有技巧性地左右来回撩拨有成千神经末端汇聚的位置。

名井闭上眼睛,靠住座椅后背,扬起脑袋将颈线绷直,轻轻咬住下唇,尽量保持平稳的呼吸。快意的浪潮从下往上一波一波地冲击她的身体,热流在担心被发现的刺激之下迅速汇集到小腹,在轻轻摇晃的车厢里,她感觉自己被抛进了大海。她时常曲起插入孙彩瑛发丝的手,又在快感暂时消退时放松,然后在下一次来临时再度抓住孙彩瑛的头发。一种被抛起来又落下去的虚幻感觉将她包裹着,她的腿根渗出一点汗珠,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可能会迎来高潮。

孙彩瑛忽然停下动作,起身靠住她。

“南姐姐。”

她很小声地用平常在工作场合使用的称谓叫名井,名井半转过头,泪眼朦胧地望着她。下身因为戛然而止的抚慰而突突跳动,她被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呼吸有些紊乱。

孙彩瑛凑过去和她说悄悄话。两只小动物醒了,凑在一起说话的样子像是在交换什么森林里的可爱秘密。

小动物的秘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听的。

“那里变大了。不可以舔……好不习惯。”

孙彩瑛用气音说道,吐息里的温热都送进名井敏感的耳畔。名井听着她这句话,那处还被孙彩瑛抵着,小腹猛地一抽,差点整个人蜷缩起来。她歪进孙彩瑛怀里,努力压抑着呼吸迎接突如其来的高潮,孙彩瑛忽然就着她紧张起来的时机,将手指从完全没被舔过就自行打开的湿软穴口插进去,紧紧抵在里面,堵住从深处涌出的热流。

直到抵达目的地,名井还靠在孙彩瑛怀里小憩。她累坏了,被孙彩瑛摇醒时浑身还有些残余的酥麻,孙彩瑛将手从大衣下伸进去,体贴地帮她整理好裙子。名井直起身,有些宽大的外套顺着她一边肩膀滑下去,露出璞玉一样润白的手臂。孙彩瑛条件反射地伸手过去帮她把外套拎上来,手指触碰到名井裸露的肩膀,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

孙彩瑛犹豫了两秒,凑到名井耳边:“姐姐……你的底裤还在我口袋里。”

名井笑了笑,和孙彩瑛一前一后下了车:“我知道。小彩等下来我房间还给我吧。”

“还有呢?”

“还有什么?”

她们离前面在找门禁卡的成员有三五步距离,名井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孙彩瑛,露出一个看不出意味的笑容。孙彩瑛眨眨眼睛,伸手插进口袋里——名井的底裤的确在那,柔嫩的,有蕾丝边的,很薄的一条,被她攥在手里,手感勾出她绮丽的幻想。

孙彩瑛向前倾了倾身子。她把大衣重新披上了,看起来像一只初出茅庐的小老虎。

“在车里缺的那些吻,可不可以全都补上?”

名井望着她,眼神水淋淋的,笑得很温柔。

“好啊。”

暗面 02

我的肾力……

名井解锁手机,放到一半的视频开始自动播放。这是她还没有染金发的时候拍的,视频里的名井头发半湿,浴巾松松地围在胸口,站在镜子前吹头发。她的浴巾像是随时都要掉下去。吹头发的名井表情很无辜,一点点地将头发烘干,很长的斜刘海重新蓬松起来,虚虚地遮住她半边眉眼。名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是第一次观察这副身体似的,接着她伸手到浴巾打结的地方,解开。浴巾像是慢动作一样落下去。

视频外的名井将睡裙脱了,靠在孙彩瑛怀里,和她一起看着手机。视频里的名井那时也刚做过美甲,漂亮的光面水淋淋的,倒映着浴室明亮的顶灯。她的手掌贴着肌肤,从胸前开始,像是跳舞般的动作,往下抚摸过去。被蹭过的乳尖逐渐站起来。

“你喜欢这样的吗?”

毕竟是名井自己拍的视频,她看两眼就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兴趣索然地重新埋回孙彩瑛怀里。孙彩瑛单手抱着她,依然稳稳地拿着手机:

“喜欢啊。不过更喜欢另外一个。”

扬声器里逐渐传出细小的呻吟。镜头向下移了一些,刚吹干的黑发搭在锁骨上,发尾柔和地蜷曲。做过美甲的手指隐没在镜头之外。

名井听着自己录下的声音,凑到孙彩瑛耳边去舔她的耳廓。孙彩瑛瑟缩了一下,抱着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臂,手机却没有放下。视频里名井的喘息声逐渐变得明晰。

“喜欢哪一个?”

名井的舌头蹭过孙彩瑛的耳根,把她的耳朵整个舔湿了。水声极近地落在孙彩瑛耳朵里,情色的触觉敏感地被开启,她半边身子开始发麻。她低哼了一声,拇指在屏幕上滑了两下,点开另一个视频。那是名井最近拍的,灿金色的头发很绚烂,她正对着镜头端详自己,脱掉衣服,头发散落在胸前遮住颜色粉嫩的两个点,一点点地开始给自己抹身体乳。

名井瞥了一眼,轻轻笑着去吻孙彩瑛的侧颈:

“喜欢这个?”

“……嗯。”

孙彩瑛被名井很有技巧性地吻着,说不出别的话,只抱住名井的脑袋。名井像偷腥的猫,顶着她的手心去吻她的下颌,舌尖沿着线条滑下来舔吻她的锁骨,继续向下,将她的短袖往上撩了一些,接着伏下去吻她刚练出来的马甲线。孙彩瑛最近瘦了太多,腹肌轮廓清晰得要命。

“小南……”

孙彩瑛的声音绷紧了。

“视频,小彩要传到自己手机里吗?”

名井一边往下吻着,一边笑盈盈地问她,像是在问她要不要拿走之前用名井的手机在后台拍的自拍。孙彩瑛模糊地应了一声。

“想要的话就传吧。”

名井垂下眼帘,脱掉孙彩瑛的短裤。孙彩瑛细长的两条腿在空气里轻轻发着抖,名井安抚地吻了吻她的大腿,再握住膝盖将她的两条腿分开。

孙彩瑛不敢往下看,只好装作在专心传载文件的样子。名井的吻已经落到她的腿根。那里早已经湿了。

“……小南。”两台手机显示出正在传输文件的图标,孙彩瑛难耐地曲起一条腿,名井顺势捞住她的膝弯,低头很认真地在看什么。孙彩瑛脸红得快滴血,她最隐秘的部位都向名井打开了。

名井忽然“呼”地笑出声来。她的表情不像是在看孙彩瑛的那里,而像是在看什么新生的小动物,觉得对方瑟缩的样子很可爱似的,歪着脑袋观察了一会,忽然低下头去在顶端吻了一下。孙彩瑛呜咽了一声,脚趾蜷缩起来。

“小彩的这里卷卷的。”

名井的声音虚幻得像是在梦里。她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捋过柔软浓密的毛发,轻轻摸了摸孙彩瑛,指尖碰到露出一些的性器。那里呈现出未经人事的淡粉色,被撩拨得有些发红。

“好可爱。”

名井小声地笑起来,低下头含住那里。她灵巧的舌尖将性器整个包裹住,动作有些生涩,大胆地开始舔弄。

名井柔顺的浅金色头发像是被织成绸缎的金子,流泻在孙彩瑛的腿上。她鼻梁上的小痣因为埋进去的动作而时隐时现。

孙彩瑛被她温热地含着,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不在原位了。

手机叮地一声发出传载成功的提示音。孙彩瑛一只手按住名井的发顶,不自觉将手指插进她的发丝里,另一只手在慌乱间点下了自动播放键。

手机里的名井又喘息起来。她的声音和孙彩瑛混作一处,下雪一样白茫茫的快感逐渐席卷了孙彩瑛。她视线迷蒙地望着手机里拍摄到的名井白瓷一样无瑕的胴体,在她的腿根绷紧时,孙彩瑛觉得眼前一阵发白。

她用手指抵住名井的脑袋,被舔到了高潮。

“下次再来我房间吧。”

那天快结束的时候,名井是这样对孙彩瑛说的。

而事实是,在那天之后孙彩瑛没有再单独去找过名井,因为名井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她们从未抛弃羞耻心在名井房间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纠缠过。

……难道是做梦吗?

孙彩瑛几乎开始怀疑自己了。可是在她照镜子的时候,她稍微侧过身,可以看到侧腰向上一些的位置有斑驳的吻痕。腿根被咬过的淤青快要消失了,勉强留下一点印记。名井咬她的感觉像是小猫在咬玩具,并不打算真的咬伤她,只是要留下点痕迹。

孙彩瑛放下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鼻尖的时候她无端地想起名井为她俯身的样子,笔挺的小巧鼻梁埋在下面,上面的痣像是太阳落山,一点点地消失在隐秘处。

孙彩瑛深深地呼吸。她的心脏不由自主狂跳起来。

她走出去的时候大家正在客厅一起看电视。今年的行程因为疫情的原因而大幅减少,宣传期结束之后休息的时间比往常多一些,成员三三两两挤在电视前的各个角落里,至于电视上在放什么好像没人真的关心。林娜琏和俞定延霸占了半边沙发,林娜琏像一只过大的兔子玩偶,不管不顾地缩在俞定延怀里,宽大的手掌扣着俞定延放在她腰间的手。俞定延心不在焉地圈着她,腾出另一只手去拿零食,像饲养员似地喂给林娜琏。另外半边则属于平井桃,湊崎纱夏坐在她脚边的沙发上,歪着脑袋枕着她的腿,半杯葡萄气泡水放在茶几上,吸管上有两个色系的唇印。金多贤和周子瑜分享了同一张懒人沙发,名井南则坐在另外一边,朴志效倚在她后面的沙发靠背上。名井手里有条毯子,见孙彩瑛过来,她招了招手,接着把毯子铺开,将孙彩瑛裹了进来。

她今天依然穿着那天的睡裙,太短了,朴志效有些不自在的样子,眼神直往旁边飘。孙彩瑛和她的膝盖互相碰在一起,名井曲着腿,裙摆往下掉了一些,大腿也赤裸地碰到孙彩瑛。孙彩瑛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吃糖吗?”

名井像是没注意孙彩瑛莫名的紧张,伸手过来,摊开手心。里面有一枚水果硬糖。

“我从定延姐姐那边拿的。”名井往林娜琏和俞定延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还好动作快,再晚一点就被娜琏姐姐吃完了呢。”

孙彩瑛看着那颗糖,拿过来剥开放进嘴里。水果的香气甜丝丝地化开,留在舌尖上。

“……想喝水。”她含着糖,含糊地说。

“什么?”

名井侧过脸,将耳朵露给她。

孙彩瑛卷起舌尖,糖从舌叶上滑过去,再落到旁边,和牙齿磕出一声响。她低下头,嘴唇几乎碰到名井的耳廓。

“我说我想喝水。”

客厅里电视的声音通过玄关模糊地传到门内。

名井把孙彩瑛压在房门的背后,按着她的肩膀和她接吻。她力气并不大,孙彩瑛乖顺地没有动,清瘦的肩膀抵着门板,锁舌被往后一推,扣死在门锁里,再也碰不出声音了。名井把嘴里含着的水渡给孙彩瑛,舔了舔她湿润的嘴角,眼神暧昧地看着她:

“还要吗?”

孙彩瑛的目光从下而上望着名井,轻轻摇摇头。她咬着化了一小半的糖,上面剔透的果色对着名井。孙彩瑛眉眼弯弯的,单纯得像清澈的泉水:

“糖好甜。”

名井眼底的光微微闪烁。她低下头,重新吻住孙彩瑛,把齿间的糖推回到她口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