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面 03

我的肾力……

11月的第二周,《Champion Show》的放送录制结束时天色已经擦黑,成员鱼贯从大楼走出来,从门口到上车的短短几步路,闪光灯几乎照亮了首尔的秋夜,长枪短炮按快门的声音连成一片。

孙彩瑛上车时位置基本上坐满了。名井南坐在最后一排,对她勾了勾手指,她乖乖弯腰过去,金色的发丝轻轻蹭过车顶。名井向旁边挪了一点,把靠窗的位置让给她。

“累了吧?”坐在前面的成员有几个在说话,没有人注意后排。名井压低声音对孙彩瑛说,“车里的暖气开太足了,小彩把外套脱下来吧。”

孙彩瑛今天穿了一件毛茸茸的虎色大衣,上面的绒毛软软的,盖在腿上像是一床温热的毛毯。她乖乖把衣服脱下来,露出里面单薄的长袖T恤,将衣服盖在名井和自己的腿上。名井穿着一件短外套,下身是裙子。外套定做得有点大,名井身材单薄,肩膀处有些宽,按下去像是空的。

车窗的窗帘已经拉下来了,汽车关好门,缓缓前进,融入首尔晚高峰的车流中。发动机开动,涡轮旋转的沉闷声音透过厚重的铁皮传递进入车厢,成为一种温厚的背景音,搭配比体温稍高的暖气,让人昏昏欲睡。起初还有几个人在聊天,随着堵车,经纪人打开电台,里面正在播放一些旋律温缓的抒情曲,说话的声音逐渐小下去。

几乎所有人都快睡着了。

孙彩瑛靠着窗,观察窗帘上细密的纹路,天马行空地出神。南正坐在她旁边,以一种稍微逾越了同事距离的力度轻轻靠着她,藏在大衣下的小腿和她的并在一起,小拇指也互相碰着。

孙彩瑛漫无边际地想,我和南现在好像已经不是单纯的同事关系了。

舌尖已经没有糖的味道了。那枚水果硬糖格外经得住舔舐,当成员在客厅看电视时,孙彩瑛和名井在之前已经做过一次的房间里抵着房门缠吻,那股甜丝丝的味道在她们的舌尖萦绕不散,直到名井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掉落在地,孙彩瑛把她抱起来半抵在墙上重重地进入,这股甜味也没有消失。名井几乎全身的重量都托付在孙彩瑛的腰身和手臂上,饶是这样也不让她觉得有负担,名井实在太瘦了,瘦弱得好像孙彩瑛稍微用力一点就会把她弄碎。孙彩瑛温柔而谨慎,名井则投入在情欲里,在被进入时从鼻腔挤出细小的哼鸣,随着孙彩瑛的动作舒服地低下头埋进她怀里,在被顶到深处时摸索着和她接吻。

在那之后也做了几次。床上,浴室里,甚至是深夜所有人都入睡之后的客厅沙发上。她们逐渐对彼此的身体熟悉,慢慢习惯热烈的交欢,接吻时缠绵而缱绻。孙彩瑛经常去舔名井嘴唇上的小痣,迷蒙地睁开眼时,会看到名井也正视线朦胧地望着她。她鼻梁上的痣像一个温柔的小小的谜面,向孙彩瑛隐晦地昭示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提醒着孙彩瑛,在和她肌肤相亲的是平常一向温柔安静的那个人。

热烈的回忆倏忽闪回,孙彩瑛不由自主地曲起手指。坐在旁边的名井似有所感,忽然在外套之下握住了她的手。

名井的手很小巧,柔软地握住孙彩瑛的拇指,沿着她手指侧面的纹路安抚地来回摩挲。孙彩瑛侧头看了名井一眼,名井正在用另一只手刷SNS,仿佛没有注意到孙彩瑛的注视。于是她将视线收回来,重新投回到窗帘的纹路上。仿人工针织的机器制品,上面的图腾规律孙彩瑛已经找出来了。

车子停了很久,现在才终于开始缓慢地开动。往前行进了没到二十米,它又像是负重过载所以不愿工作的牛,缓缓停了下来。

名井的手沿着孙彩瑛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缝隙抚摸上去,温柔地蹭过她指腹上的纹路,连带着摸过她手背上微微凸起的青筋和关节处的骨节轮廓,很喜欢似地来回多摩挲了向下。孙彩瑛的手松开来,名井便将手指逐一地搭进她的指缝里,接着安静不动了。

孙彩瑛低头看着腿上的大衣。在大部分是深黄色的部分,有一小块浅色的毛,并不显眼,很柔顺地伏在那里。孙彩瑛伸手去捋了一下,隔着大衣触碰到藏在下面的交握的手。她曲起手指,一根一根地扣紧名井。名井依然在看手机,留给世界一张冷静淡漠的侧脸,衣服下面的手却曲起来,极尽柔和地用拇指磨蹭了两下孙彩瑛的拇指。

孙彩瑛握着名井的手,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轻盈地浮起来,带她飞到天上。

名井像是看累了,收起手机,倾身到孙彩瑛面前,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没看到什么,她坐回去,很自然地歪过身子靠到孙彩瑛肩上,闭上眼睛。

孙彩瑛身体有些僵,怕吵到名井休息,乖乖地不敢动。

名井倚着她,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把快要落到地上的大衣往上拽了拽,盖住自己的腰。孙彩瑛的这件大衣太大了,盖在她们两人腿上绰绰有余,底部危险地碰着两人的脚踝,像是随时要碰到车底。

她握着孙彩瑛的手,往自己那边牵了牵。孙彩瑛单手支在车窗上没有动。

名井带着孙彩瑛,撩开大衣下自己的裙摆。她今天的裙子刚刚及膝,很容易可以摸到大腿。孙彩瑛的手臂僵了一下,名井没有给她机会把手抽出去,将她的手按在自己大腿内侧,保持靠在她身上的姿势,抬起目光望着孙彩瑛。

孙彩瑛也看着她,两人鼻尖离得很近,孙彩瑛可以闻到名井身上清甜的香水味。名井的眼睛里像藏着矿石,比如墨玉,或者其他流动更加绚丽的光芒的深色宝石,深邃地倒映着孙彩瑛的影子,似乎隐含着欲望,又像一种纯情干净的诱惑。名井南连引诱孙彩瑛时都带着一种不容玷污的圣洁,从不让她深藏在另一面的浪荡显得淫猥。孙彩瑛有些恍惚,险些要低头去吻她,在真的吻下去之前回过神来。

她们还在车里。

孙彩瑛的手已经整个贴到名井的大腿上,轻轻揉捏内侧的软肉。

名井半靠在孙彩瑛怀里,没有出声,只是呼吸在一瞬间安静地急促了一些。她捉着孙彩瑛的手腕,带她往上摸,触碰到深处,底裤透着一些不明显的湿意,顶着孙彩瑛的手指。名井依然用楚楚可怜的清澈眼神望着孙彩瑛,像是想要说什么,孙彩瑛低头,没有戴耳饰的耳垂轻碰到名井的嘴唇。

“帮、我、脱、下、来。”

名井很小声地说,她被孙彩瑛几乎遮住了,半边脸藏在阴影里,趁机很快地用鼻尖蹭了蹭孙彩瑛的侧颈。这是名井无意识的一个习惯性动作,每次在床上和孙彩瑛撒娇,她都喜欢这样磨蹭孙彩瑛。

孙彩瑛呼吸停了一下,觉得一股热流蓦然从小腹升上来,没头没脑地撞在她的心脏上。她歪过身子,若无其事地倚靠住名井,将另一只手也伸进大衣里。如果从前座向后看,彩瑛和南正互相歪在一起打瞌睡,像两只睡意昏沉的小动物。

小动物伸出爪子,勾住另一只小动物的底裤边缘,把它打着卷脱了下来。脱到小腿的时候名井抬起一只脚,方便孙彩瑛将底裤从那里脱出来,孙彩瑛枕在名井腿上,正想脱另一只,前排忽然有人说话了。

“南呀,”是平井桃,“上次不是说你戴的那条项链很漂亮吗?是在哪里买的,我不记得了。”

孙彩瑛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想坐起身,被名井压着脑袋按在腿上。她一边像是给小动物捋毛似地抚摸孙彩瑛的后背,一边在大衣底下悄然抬起腿,让孙彩瑛把底裤整个脱下来攥进手心里。有蕾丝边,孙彩瑛摸到上面镂空的手感,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很薄,握在手里有一些湿意。

“嗯,在网络商城。”名井的声音很平稳,带着一些半睡半醒的倦意,飘荡在车厢里,像是除了抒情音乐之外的另一种催眠,“我回去发给你吧。”

“啊,现在就给我好吗?我正好在逛呢,”平井晃了晃手机,忽然转过头看向后面,“你们在干嘛?”

孙彩瑛浑身僵了一下,她的位置在座位后面,从平井的角度看不见,她就着昏暗的遮掩,情急之下把名井的底裤揉成一团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好,我现在发给你。”名井一边回话,一边依然压着孙彩瑛。她很柔和地对平井笑了笑,抬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边:“嘘。”她指了指孙彩瑛,很小声地说,“睡着了。”

应该睡着的孙彩瑛趴在名井的腿上,伸手想要摸到名井腿间尚且安静的性器。名井一手搭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给平井发她要的网页链接。

名井的那里藏在层叠的深处,孙彩瑛慢慢摸索了一会,找到顶端,用两根手指轻轻分开包皮,再将食指抵上去。名井的大腿稍微绷紧了一瞬间,很快放松下来。她锁上手机,原本在孙彩瑛肩膀的手往上挪了挪,轻缓地揉着她微微打卷的金发。

“收到了吗?”

“嗯。”平井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谢谢~”

名井垂下眼帘,像是打算再睡一下。车又慢慢地跟随车流向前移动,像是观光缆车,不紧不慢地行进。孙彩瑛在轻微的摇晃中紧紧靠在名井怀里,手指沿着小小的性器打转,感到它在自己手里逐渐变硬、胀大,她指腹上的纹路不断轻蹭过敏感的小肉珠,名井揉着她头发的手指忽然收紧,大腿也绷起来。

在队友全都在场的汽车后排做这种事,被紧张的情绪不断刺激着,名井可耻地体会到了性快感。孙彩瑛的手像是知道名井身体的哪个位置最想要被抚摸,也许是之前频繁的性爱给了她经验,她换成拇指按住已经从唇瓣当中凸显出形状的软嫩花蒂,很有技巧性地左右来回撩拨有成千神经末端汇聚的位置。

名井闭上眼睛,靠住座椅后背,扬起脑袋将颈线绷直,轻轻咬住下唇,尽量保持平稳的呼吸。快意的浪潮从下往上一波一波地冲击她的身体,热流在担心被发现的刺激之下迅速汇集到小腹,在轻轻摇晃的车厢里,她感觉自己被抛进了大海。她时常曲起插入孙彩瑛发丝的手,又在快感暂时消退时放松,然后在下一次来临时再度抓住孙彩瑛的头发。一种被抛起来又落下去的虚幻感觉将她包裹着,她的腿根渗出一点汗珠,绷得紧紧的,随时都可能会迎来高潮。

孙彩瑛忽然停下动作,起身靠住她。

“南姐姐。”

她很小声地用平常在工作场合使用的称谓叫名井,名井半转过头,泪眼朦胧地望着她。下身因为戛然而止的抚慰而突突跳动,她被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呼吸有些紊乱。

孙彩瑛凑过去和她说悄悄话。两只小动物醒了,凑在一起说话的样子像是在交换什么森林里的可爱秘密。

小动物的秘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听的。

“那里变大了。不可以舔……好不习惯。”

孙彩瑛用气音说道,吐息里的温热都送进名井敏感的耳畔。名井听着她这句话,那处还被孙彩瑛抵着,小腹猛地一抽,差点整个人蜷缩起来。她歪进孙彩瑛怀里,努力压抑着呼吸迎接突如其来的高潮,孙彩瑛忽然就着她紧张起来的时机,将手指从完全没被舔过就自行打开的湿软穴口插进去,紧紧抵在里面,堵住从深处涌出的热流。

直到抵达目的地,名井还靠在孙彩瑛怀里小憩。她累坏了,被孙彩瑛摇醒时浑身还有些残余的酥麻,孙彩瑛将手从大衣下伸进去,体贴地帮她整理好裙子。名井直起身,有些宽大的外套顺着她一边肩膀滑下去,露出璞玉一样润白的手臂。孙彩瑛条件反射地伸手过去帮她把外套拎上来,手指触碰到名井裸露的肩膀,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

孙彩瑛犹豫了两秒,凑到名井耳边:“姐姐……你的底裤还在我口袋里。”

名井笑了笑,和孙彩瑛一前一后下了车:“我知道。小彩等下来我房间还给我吧。”

“还有呢?”

“还有什么?”

她们离前面在找门禁卡的成员有三五步距离,名井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孙彩瑛,露出一个看不出意味的笑容。孙彩瑛眨眨眼睛,伸手插进口袋里——名井的底裤的确在那,柔嫩的,有蕾丝边的,很薄的一条,被她攥在手里,手感勾出她绮丽的幻想。

孙彩瑛向前倾了倾身子。她把大衣重新披上了,看起来像一只初出茅庐的小老虎。

“在车里缺的那些吻,可不可以全都补上?”

名井望着她,眼神水淋淋的,笑得很温柔。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