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面 02

我的肾力……

名井解锁手机,放到一半的视频开始自动播放。这是她还没有染金发的时候拍的,视频里的名井头发半湿,浴巾松松地围在胸口,站在镜子前吹头发。她的浴巾像是随时都要掉下去。吹头发的名井表情很无辜,一点点地将头发烘干,很长的斜刘海重新蓬松起来,虚虚地遮住她半边眉眼。名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是第一次观察这副身体似的,接着她伸手到浴巾打结的地方,解开。浴巾像是慢动作一样落下去。

视频外的名井将睡裙脱了,靠在孙彩瑛怀里,和她一起看着手机。视频里的名井那时也刚做过美甲,漂亮的光面水淋淋的,倒映着浴室明亮的顶灯。她的手掌贴着肌肤,从胸前开始,像是跳舞般的动作,往下抚摸过去。被蹭过的乳尖逐渐站起来。

“你喜欢这样的吗?”

毕竟是名井自己拍的视频,她看两眼就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兴趣索然地重新埋回孙彩瑛怀里。孙彩瑛单手抱着她,依然稳稳地拿着手机:

“喜欢啊。不过更喜欢另外一个。”

扬声器里逐渐传出细小的呻吟。镜头向下移了一些,刚吹干的黑发搭在锁骨上,发尾柔和地蜷曲。做过美甲的手指隐没在镜头之外。

名井听着自己录下的声音,凑到孙彩瑛耳边去舔她的耳廓。孙彩瑛瑟缩了一下,抱着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臂,手机却没有放下。视频里名井的喘息声逐渐变得明晰。

“喜欢哪一个?”

名井的舌头蹭过孙彩瑛的耳根,把她的耳朵整个舔湿了。水声极近地落在孙彩瑛耳朵里,情色的触觉敏感地被开启,她半边身子开始发麻。她低哼了一声,拇指在屏幕上滑了两下,点开另一个视频。那是名井最近拍的,灿金色的头发很绚烂,她正对着镜头端详自己,脱掉衣服,头发散落在胸前遮住颜色粉嫩的两个点,一点点地开始给自己抹身体乳。

名井瞥了一眼,轻轻笑着去吻孙彩瑛的侧颈:

“喜欢这个?”

“……嗯。”

孙彩瑛被名井很有技巧性地吻着,说不出别的话,只抱住名井的脑袋。名井像偷腥的猫,顶着她的手心去吻她的下颌,舌尖沿着线条滑下来舔吻她的锁骨,继续向下,将她的短袖往上撩了一些,接着伏下去吻她刚练出来的马甲线。孙彩瑛最近瘦了太多,腹肌轮廓清晰得要命。

“小南……”

孙彩瑛的声音绷紧了。

“视频,小彩要传到自己手机里吗?”

名井一边往下吻着,一边笑盈盈地问她,像是在问她要不要拿走之前用名井的手机在后台拍的自拍。孙彩瑛模糊地应了一声。

“想要的话就传吧。”

名井垂下眼帘,脱掉孙彩瑛的短裤。孙彩瑛细长的两条腿在空气里轻轻发着抖,名井安抚地吻了吻她的大腿,再握住膝盖将她的两条腿分开。

孙彩瑛不敢往下看,只好装作在专心传载文件的样子。名井的吻已经落到她的腿根。那里早已经湿了。

“……小南。”两台手机显示出正在传输文件的图标,孙彩瑛难耐地曲起一条腿,名井顺势捞住她的膝弯,低头很认真地在看什么。孙彩瑛脸红得快滴血,她最隐秘的部位都向名井打开了。

名井忽然“呼”地笑出声来。她的表情不像是在看孙彩瑛的那里,而像是在看什么新生的小动物,觉得对方瑟缩的样子很可爱似的,歪着脑袋观察了一会,忽然低下头去在顶端吻了一下。孙彩瑛呜咽了一声,脚趾蜷缩起来。

“小彩的这里卷卷的。”

名井的声音虚幻得像是在梦里。她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捋过柔软浓密的毛发,轻轻摸了摸孙彩瑛,指尖碰到露出一些的性器。那里呈现出未经人事的淡粉色,被撩拨得有些发红。

“好可爱。”

名井小声地笑起来,低下头含住那里。她灵巧的舌尖将性器整个包裹住,动作有些生涩,大胆地开始舔弄。

名井柔顺的浅金色头发像是被织成绸缎的金子,流泻在孙彩瑛的腿上。她鼻梁上的小痣因为埋进去的动作而时隐时现。

孙彩瑛被她温热地含着,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不在原位了。

手机叮地一声发出传载成功的提示音。孙彩瑛一只手按住名井的发顶,不自觉将手指插进她的发丝里,另一只手在慌乱间点下了自动播放键。

手机里的名井又喘息起来。她的声音和孙彩瑛混作一处,下雪一样白茫茫的快感逐渐席卷了孙彩瑛。她视线迷蒙地望着手机里拍摄到的名井白瓷一样无瑕的胴体,在她的腿根绷紧时,孙彩瑛觉得眼前一阵发白。

她用手指抵住名井的脑袋,被舔到了高潮。

“下次再来我房间吧。”

那天快结束的时候,名井是这样对孙彩瑛说的。

而事实是,在那天之后孙彩瑛没有再单独去找过名井,因为名井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她们从未抛弃羞耻心在名井房间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纠缠过。

……难道是做梦吗?

孙彩瑛几乎开始怀疑自己了。可是在她照镜子的时候,她稍微侧过身,可以看到侧腰向上一些的位置有斑驳的吻痕。腿根被咬过的淤青快要消失了,勉强留下一点印记。名井咬她的感觉像是小猫在咬玩具,并不打算真的咬伤她,只是要留下点痕迹。

孙彩瑛放下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鼻尖的时候她无端地想起名井为她俯身的样子,笔挺的小巧鼻梁埋在下面,上面的痣像是太阳落山,一点点地消失在隐秘处。

孙彩瑛深深地呼吸。她的心脏不由自主狂跳起来。

她走出去的时候大家正在客厅一起看电视。今年的行程因为疫情的原因而大幅减少,宣传期结束之后休息的时间比往常多一些,成员三三两两挤在电视前的各个角落里,至于电视上在放什么好像没人真的关心。林娜琏和俞定延霸占了半边沙发,林娜琏像一只过大的兔子玩偶,不管不顾地缩在俞定延怀里,宽大的手掌扣着俞定延放在她腰间的手。俞定延心不在焉地圈着她,腾出另一只手去拿零食,像饲养员似地喂给林娜琏。另外半边则属于平井桃,湊崎纱夏坐在她脚边的沙发上,歪着脑袋枕着她的腿,半杯葡萄气泡水放在茶几上,吸管上有两个色系的唇印。金多贤和周子瑜分享了同一张懒人沙发,名井南则坐在另外一边,朴志效倚在她后面的沙发靠背上。名井手里有条毯子,见孙彩瑛过来,她招了招手,接着把毯子铺开,将孙彩瑛裹了进来。

她今天依然穿着那天的睡裙,太短了,朴志效有些不自在的样子,眼神直往旁边飘。孙彩瑛和她的膝盖互相碰在一起,名井曲着腿,裙摆往下掉了一些,大腿也赤裸地碰到孙彩瑛。孙彩瑛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吃糖吗?”

名井像是没注意孙彩瑛莫名的紧张,伸手过来,摊开手心。里面有一枚水果硬糖。

“我从定延姐姐那边拿的。”名井往林娜琏和俞定延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还好动作快,再晚一点就被娜琏姐姐吃完了呢。”

孙彩瑛看着那颗糖,拿过来剥开放进嘴里。水果的香气甜丝丝地化开,留在舌尖上。

“……想喝水。”她含着糖,含糊地说。

“什么?”

名井侧过脸,将耳朵露给她。

孙彩瑛卷起舌尖,糖从舌叶上滑过去,再落到旁边,和牙齿磕出一声响。她低下头,嘴唇几乎碰到名井的耳廓。

“我说我想喝水。”

客厅里电视的声音通过玄关模糊地传到门内。

名井把孙彩瑛压在房门的背后,按着她的肩膀和她接吻。她力气并不大,孙彩瑛乖顺地没有动,清瘦的肩膀抵着门板,锁舌被往后一推,扣死在门锁里,再也碰不出声音了。名井把嘴里含着的水渡给孙彩瑛,舔了舔她湿润的嘴角,眼神暧昧地看着她:

“还要吗?”

孙彩瑛的目光从下而上望着名井,轻轻摇摇头。她咬着化了一小半的糖,上面剔透的果色对着名井。孙彩瑛眉眼弯弯的,单纯得像清澈的泉水:

“糖好甜。”

名井眼底的光微微闪烁。她低下头,重新吻住孙彩瑛,把齿间的糖推回到她口腔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