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面 02

我的肾力……

名井解锁手机,放到一半的视频开始自动播放。这是她还没有染金发的时候拍的,视频里的名井头发半湿,浴巾松松地围在胸口,站在镜子前吹头发。她的浴巾像是随时都要掉下去。吹头发的名井表情很无辜,一点点地将头发烘干,很长的斜刘海重新蓬松起来,虚虚地遮住她半边眉眼。名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是第一次观察这副身体似的,接着她伸手到浴巾打结的地方,解开。浴巾像是慢动作一样落下去。

视频外的名井将睡裙脱了,靠在孙彩瑛怀里,和她一起看着手机。视频里的名井那时也刚做过美甲,漂亮的光面水淋淋的,倒映着浴室明亮的顶灯。她的手掌贴着肌肤,从胸前开始,像是跳舞般的动作,往下抚摸过去。被蹭过的乳尖逐渐站起来。

“你喜欢这样的吗?”

毕竟是名井自己拍的视频,她看两眼就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兴趣索然地重新埋回孙彩瑛怀里。孙彩瑛单手抱着她,依然稳稳地拿着手机:

“喜欢啊。不过更喜欢另外一个。”

扬声器里逐渐传出细小的呻吟。镜头向下移了一些,刚吹干的黑发搭在锁骨上,发尾柔和地蜷曲。做过美甲的手指隐没在镜头之外。

名井听着自己录下的声音,凑到孙彩瑛耳边去舔她的耳廓。孙彩瑛瑟缩了一下,抱着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臂,手机却没有放下。视频里名井的喘息声逐渐变得明晰。

“喜欢哪一个?”

名井的舌头蹭过孙彩瑛的耳根,把她的耳朵整个舔湿了。水声极近地落在孙彩瑛耳朵里,情色的触觉敏感地被开启,她半边身子开始发麻。她低哼了一声,拇指在屏幕上滑了两下,点开另一个视频。那是名井最近拍的,灿金色的头发很绚烂,她正对着镜头端详自己,脱掉衣服,头发散落在胸前遮住颜色粉嫩的两个点,一点点地开始给自己抹身体乳。

名井瞥了一眼,轻轻笑着去吻孙彩瑛的侧颈:

“喜欢这个?”

“……嗯。”

孙彩瑛被名井很有技巧性地吻着,说不出别的话,只抱住名井的脑袋。名井像偷腥的猫,顶着她的手心去吻她的下颌,舌尖沿着线条滑下来舔吻她的锁骨,继续向下,将她的短袖往上撩了一些,接着伏下去吻她刚练出来的马甲线。孙彩瑛最近瘦了太多,腹肌轮廓清晰得要命。

“小南……”

孙彩瑛的声音绷紧了。

“视频,小彩要传到自己手机里吗?”

名井一边往下吻着,一边笑盈盈地问她,像是在问她要不要拿走之前用名井的手机在后台拍的自拍。孙彩瑛模糊地应了一声。

“想要的话就传吧。”

名井垂下眼帘,脱掉孙彩瑛的短裤。孙彩瑛细长的两条腿在空气里轻轻发着抖,名井安抚地吻了吻她的大腿,再握住膝盖将她的两条腿分开。

孙彩瑛不敢往下看,只好装作在专心传载文件的样子。名井的吻已经落到她的腿根。那里早已经湿了。

“……小南。”两台手机显示出正在传输文件的图标,孙彩瑛难耐地曲起一条腿,名井顺势捞住她的膝弯,低头很认真地在看什么。孙彩瑛脸红得快滴血,她最隐秘的部位都向名井打开了。

名井忽然“呼”地笑出声来。她的表情不像是在看孙彩瑛的那里,而像是在看什么新生的小动物,觉得对方瑟缩的样子很可爱似的,歪着脑袋观察了一会,忽然低下头去在顶端吻了一下。孙彩瑛呜咽了一声,脚趾蜷缩起来。

“小彩的这里卷卷的。”

名井的声音虚幻得像是在梦里。她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捋过柔软浓密的毛发,轻轻摸了摸孙彩瑛,指尖碰到露出一些的性器。那里呈现出未经人事的淡粉色,被撩拨得有些发红。

“好可爱。”

名井小声地笑起来,低下头含住那里。她灵巧的舌尖将性器整个包裹住,动作有些生涩,大胆地开始舔弄。

名井柔顺的浅金色头发像是被织成绸缎的金子,流泻在孙彩瑛的腿上。她鼻梁上的小痣因为埋进去的动作而时隐时现。

孙彩瑛被她温热地含着,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不在原位了。

手机叮地一声发出传载成功的提示音。孙彩瑛一只手按住名井的发顶,不自觉将手指插进她的发丝里,另一只手在慌乱间点下了自动播放键。

手机里的名井又喘息起来。她的声音和孙彩瑛混作一处,下雪一样白茫茫的快感逐渐席卷了孙彩瑛。她视线迷蒙地望着手机里拍摄到的名井白瓷一样无瑕的胴体,在她的腿根绷紧时,孙彩瑛觉得眼前一阵发白。

她用手指抵住名井的脑袋,被舔到了高潮。

“下次再来我房间吧。”

那天快结束的时候,名井是这样对孙彩瑛说的。

而事实是,在那天之后孙彩瑛没有再单独去找过名井,因为名井看起来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她们从未抛弃羞耻心在名井房间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纠缠过。

……难道是做梦吗?

孙彩瑛几乎开始怀疑自己了。可是在她照镜子的时候,她稍微侧过身,可以看到侧腰向上一些的位置有斑驳的吻痕。腿根被咬过的淤青快要消失了,勉强留下一点印记。名井咬她的感觉像是小猫在咬玩具,并不打算真的咬伤她,只是要留下点痕迹。

孙彩瑛放下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鼻尖的时候她无端地想起名井为她俯身的样子,笔挺的小巧鼻梁埋在下面,上面的痣像是太阳落山,一点点地消失在隐秘处。

孙彩瑛深深地呼吸。她的心脏不由自主狂跳起来。

她走出去的时候大家正在客厅一起看电视。今年的行程因为疫情的原因而大幅减少,宣传期结束之后休息的时间比往常多一些,成员三三两两挤在电视前的各个角落里,至于电视上在放什么好像没人真的关心。林娜琏和俞定延霸占了半边沙发,林娜琏像一只过大的兔子玩偶,不管不顾地缩在俞定延怀里,宽大的手掌扣着俞定延放在她腰间的手。俞定延心不在焉地圈着她,腾出另一只手去拿零食,像饲养员似地喂给林娜琏。另外半边则属于平井桃,湊崎纱夏坐在她脚边的沙发上,歪着脑袋枕着她的腿,半杯葡萄气泡水放在茶几上,吸管上有两个色系的唇印。金多贤和周子瑜分享了同一张懒人沙发,名井南则坐在另外一边,朴志效倚在她后面的沙发靠背上。名井手里有条毯子,见孙彩瑛过来,她招了招手,接着把毯子铺开,将孙彩瑛裹了进来。

她今天依然穿着那天的睡裙,太短了,朴志效有些不自在的样子,眼神直往旁边飘。孙彩瑛和她的膝盖互相碰在一起,名井曲着腿,裙摆往下掉了一些,大腿也赤裸地碰到孙彩瑛。孙彩瑛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吃糖吗?”

名井像是没注意孙彩瑛莫名的紧张,伸手过来,摊开手心。里面有一枚水果硬糖。

“我从定延姐姐那边拿的。”名井往林娜琏和俞定延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还好动作快,再晚一点就被娜琏姐姐吃完了呢。”

孙彩瑛看着那颗糖,拿过来剥开放进嘴里。水果的香气甜丝丝地化开,留在舌尖上。

“……想喝水。”她含着糖,含糊地说。

“什么?”

名井侧过脸,将耳朵露给她。

孙彩瑛卷起舌尖,糖从舌叶上滑过去,再落到旁边,和牙齿磕出一声响。她低下头,嘴唇几乎碰到名井的耳廓。

“我说我想喝水。”

客厅里电视的声音通过玄关模糊地传到门内。

名井把孙彩瑛压在房门的背后,按着她的肩膀和她接吻。她力气并不大,孙彩瑛乖顺地没有动,清瘦的肩膀抵着门板,锁舌被往后一推,扣死在门锁里,再也碰不出声音了。名井把嘴里含着的水渡给孙彩瑛,舔了舔她湿润的嘴角,眼神暧昧地看着她:

“还要吗?”

孙彩瑛的目光从下而上望着名井,轻轻摇摇头。她咬着化了一小半的糖,上面剔透的果色对着名井。孙彩瑛眉眼弯弯的,单纯得像清澈的泉水:

“糖好甜。”

名井眼底的光微微闪烁。她低下头,重新吻住孙彩瑛,把齿间的糖推回到她口腔里。

暗面 01

我的肾力……

“你看到了?”

“看到了。”

孙彩瑛拘束地坐在床沿,看着名井南放下杯子,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名井的手机刚刚在孙彩瑛手里,现在黑着屏,孙彩瑛却不太敢往那边看,好像上面有什么她不该看的东西似的。

“小彩。”名井注意到她躲躲闪闪的眼神,话音里有些笑意。名井的睡裙很短,坐下时不需要压裙摆,现在她走过来,忽然分开双腿,坐到孙彩瑛的腿上,双手环住她的肩,手机的边角轻轻敲着孙彩瑛的后颈。

孙彩瑛吓了一跳,像被定住了似的不敢动。名井抱着她,凑过来观察她的表情,深棕色的眸子像是被蜜浸过,亮闪闪的。因为距离太近了,所以孙彩瑛连名井鼻梁上的小痣、嘴唇上的细纹也看得清,她的瞳仁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名井几乎要吻到她了。

名井还是很温柔,像是不觉得这种前所未有的接近有什么不对似的。她用手机有节奏地轻碰着孙彩瑛,柔声问:“看到什么了?”

孙彩瑛想往后缩,但她退无可退,只能尽量躲避名井的目光。她想说话,但大脑运转得很磕绊,喉咙也发干,只好故作深沉地回答:“嗯……”

名井微笑着,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这个吗?”

孙彩瑛更说不出话了。

“应该不是,我没拍这个。”名井又吻了吻孙彩瑛,这次吻得深了一些,她含住孙彩瑛的舌头慢条斯理地吮,又舔湿了她丰满的嘴唇。接着,名井丢开手机,腾出手将睡裙的一边肩带脱下来,露出锁骨和下面的一大片白玉似的肌肤。

“看到这个了吗?”她继续问道。

孙彩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她被名井圈在怀里,视线所及都是名井的脸和身体。她想收回视线,又忍不住多望了两眼名井深深凹陷的锁骨窝,名井含着笑观察她,把另一边肩带也脱了下去。

“这个呢,小彩看到了吗?”

她赤裸的胸从沿着身体落下的睡裙里露出来。孙彩瑛看着那里粉色的乳尖,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

名井的手指遮住了那里,就像孙彩瑛刚刚看过的视频一样。她细白的手压在上面,慢慢打着圈,乳晕逐渐起了些皱纹,接着乳尖变硬了,圆圆地站起来,成为缀在顶端的一颗小珍珠。名井稍微曲起手指,继续沿着珍珠边缘揉动。她新做的美甲落在孙彩瑛眼里。断续的呻吟从头顶落下来,带着情色的细喘,和孙彩瑛在视频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小彩……”名井的膝盖跪着床单,后背山脊一样突出绵延的蝴蝶骨赤裸着,随着她抚摸自己的动作而微微地起伏。她用另一只手抚摸孙彩瑛的后脑勺,揉乱她金色的短发,像在安抚或者诱哄她。这只手稍微用了些力气,孙彩瑛顺着往前倾了一些,刚才被吻过的嘴唇碰到了另一边还很安分的乳尖。

名井半靠着她,轻轻颤抖着。她细软的呻吟磨蹭着孙彩瑛,温热地落在她耳畔。孙彩瑛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她试探地搂住名井的腰,摸到半挂在那里的睡裙,鬼使神差地张口含住名井送到她嘴边的乳尖。

名井难耐地哼了一声,很快在孙彩瑛嘴里变硬了。孙彩瑛无师自通地用舌头卷住原本柔软的顶端,像含着一枚糖果一样把玩它,试图从那里舔出一些甜味,名井的喘息立刻急促起来,小声地哼出舒服的鼻音。

视频里不是这样的,视频里的名井不太发出这样露骨的声音。大多数镜头里她只用手轮流将两边乳房都揉到硬挺地翘成两枚粉红色的小珠子,接着镜头会停在她的胸部和腰腹的位置,一直映着她两个粉嫩的乳尖。她的手会探下去,手指隐没在双腿之间,只留给镜头一段藕白的手臂,腕骨明显地突出,手背上的筋脉因为曲指的动作而起伏。在快到的时候,镜头外名井的嘴唇里才会泄露出一两声忍不住的低吟。她的腰那么细,高潮的时候小幅度地战栗,腿根明显地绷紧,胯骨的线条一会明晰一会模糊。

“小彩,小彩……”名井被孙彩瑛舔着吸着,她亲昵地叫孙彩瑛,很高兴地抱着她,“小彩好会舔。”

她声音软软的,好像在夸“小彩好会画画”“小彩好会唱歌”一样,带着理所当然的褒奖。孙彩瑛几乎有点恍惚,但她无暇说话,两手将名井身上那件聊胜于无的睡裙扒了下去,名井像是吃惊又像是惊喜地“啊”了一声,孙彩瑛扣住她的腰,将她的乳尖更深地含进来,用舌头把那枚珍珠挤在嘴里,像是要吸出什么一样用力吮着顶端。

名井被吸得呜咽了一声,低头去咬孙彩瑛的耳垂:“小彩,太用力了……”

孙彩瑛急忙舔了舔乳尖作为补偿,然后将它吐出来。可怜的小珍珠被吮得发肿,不再是粉色了,而是殷红地翘着,湿漉漉地泛着光,比名井自己揉过的要大一圈。孙彩瑛的视线在上面停留了两秒,打算去含另一边,被名井轻轻捏着脸阻止了。

“小彩。”

名井声音很柔软地叫她,低头去吻孙彩瑛湿漉漉的嘴角。她的睡裙卡在腰上,一边吻孙彩瑛,一边捉住她的手,直接从裙摆伸进去摸到腿心。孙彩瑛不知道名井穿着什么材质的内裤,薄薄的,已经湿透了。

“会吗?”名井用嘴唇蹭着孙彩瑛,温柔地问她,孙彩瑛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有点窘迫地看着她,脸慢慢红了。名井轻轻地笑,抱着她躺下,自己跪坐在孙彩瑛身体两侧,对她撩起裙摆。这下孙彩瑛看清了,南的内裤是白色的,中间的颜色有些深,包着的地方有饱满的轮廓,被布料紧紧勾着。

“你究竟在视频里看到什么了?”

名井觉得孙彩瑛入迷地望着自己的样子又好笑又可爱,忍不住想逗她玩,看她害羞的表情。她牵着孙彩瑛的手把自己的底裤往下拉,脱到腿弯的时候,孙彩瑛忽然沙哑着声音说话了。

“我看到南会先揉这里。”

她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按住名井半露出来的性器。突然的刺激从小腹窜上来,名井哼了一下,没有接话,低头看着孙彩瑛的手。孙彩瑛用拇指抵着她,左右摸索着,最后准确地按到小小的性器上。她的指腹很柔软,只是压着那里就产生丝丝缕缕的电流,接着她生疏地开始揉弄有一点发热的性器。名井屏住呼吸,自己捉着裙摆,低头看孙彩瑛的手埋在自己腿间。细小的快感,每次孙彩瑛揉过一圈就产生一点点,然后很快消失,被新的快感替代。

“……是这样吗?”孙彩瑛平躺着,有些不确定的样子,抬头想看自己手指按着的地方,“小南怎么不出声……”

名井忍不住笑起来,想伸手去揉孙彩瑛的脑袋:“小彩,枕头下面有润滑剂。”

孙彩瑛摇摇头,抓过枕头躺好,视线向上看着名井:“过来。”

名井的呼吸停了一下,觉得心跳在加速。她跪着挪过去,孙彩瑛两手抱住她的腿根,把她往下按了按:“坐下来一点。”

名井小心翼翼地放低重心。孙彩瑛在下面好像很满意似地“嗯”了一声,她还没笑出来,就觉得被有些凉的鼻尖抵在了顶端,滚烫的舌头跟上来,迅速舔湿了她刚被揉得有些兴奋的外核。

名井呜咽了一声,伸手抵住床头,险些坐到孙彩瑛脸上:

“小彩……!”

孙彩瑛的舌头太烫了。她热情地裹着名井舔弄,把她完全鼓起来的性器包进嘴唇里吸吮磨蹭,名井只是想象一下被孙彩瑛用饱满的嘴唇含住的样子就浑身一颤。轻飘飘的快感从下往上浮起来裹住她,她后腰发软,被孙彩瑛用湿软的舌头往上赶,还没反应过来,一股热流忽然冲刷过她的小腹。名井尖叫了一声,眼里浮起一层水雾,她整个阴阜都被孙彩瑛含着,湿热的舌头不断从后面一下下舔着亢奋的性器,高潮来得让名井险些以为自己失禁,她急忙撑住身体,但下面没来得及移开,潮吹喷出来的水全都射进了孙彩瑛嘴里。

“小彩……”

名井声音有些发抖,在孙彩瑛嘴里颤着腿根,感到孙彩瑛在用舌头帮她清理。孙彩瑛舔湿了穴口,又体贴地把溅到股沟的液体也舔了一遍,接着重新回到上面去舔外面的性器。名井浑身发麻,急忙止住她,伏到她身上去吻她的嘴唇。

“小南。”

孙彩瑛柔声叫名井的名字,抱着她,手从她振翅欲飞的蝴蝶骨上摸过去,落在她的耳垂,很轻地捏了捏。

名井含着她的舌头吻她。名井喷出来的东西全都被孙彩瑛咽下去了,弄得孙彩瑛嘴里全是她的味道,名井顾不上别扭,潮吹的余韵让她连嘴唇和舌头都在发麻,她很迫不及待地将孙彩瑛刚刚让她高潮过的口腔仔细舔了一圈。孙彩瑛被名井很急地吻着,连着和她交换了好几个喘不过气的缠吻,她气息里有些笑意,舔了舔名井嘴唇上的小痣:

“姐姐喜欢吗?”

她忽然改口叫姐姐,名井竟然有些脸红了。

“喜欢。”名井声音很轻地回答。她用手机拍了一相册见不得人的视频,故意找借口让孙彩瑛看见,从来没有脸红过,现在竟然被孙彩瑛问得脸颊发烫。她不好意思地和孙彩瑛对视了一会,把脸埋进小彩角度漂亮的颈窝。孙彩瑛用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那姐姐把腰抬起来。”

名井乖乖地照做,跪起来让孙彩瑛的手探下去。孙彩瑛单手环着她,动作很麻利地戴好指套,潦草用了些润滑剂,湿润地抵住名井。名井塌着腰,一点点往下压,刚刚高潮过的湿软穴口被孙彩瑛用手指顶开,顺利地挤到了最里面。

名井被填得满满当当,坐到底的时候很满足地叹了口气。她搂着孙彩瑛的脖子,嘴唇贴着她的耳朵,埋在她怀里开始动腰。当她往前的时候,孙彩瑛的手指就配合地向后抽出来,然后在她往后的一瞬间用力地重新顶进去。

“以前……我怎么……”名井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被顶得一直喘息,“没觉得小彩……的手……这么长?”

她一直含着孙彩瑛的耳垂,一边说话一边叫床,发不出声音的时候舔她的耳廓,孙彩瑛的耳朵烫得像着了火。孙彩瑛没答话,用空着的手揉乱名井灿金色的长发,顶在下面的则加进中指,名井的呼吸一滞,接着像是在哭似地长长地闷哼了一声,又痛苦又兴奋地喘息着,更热切地动起腰。

做到后面她开始和孙彩瑛接吻,腰酸得要命,可是停不下来回顶弄的动作,孙彩瑛似乎一次干得比一次深,名井含着她的舌尖,每被顶进去一次就呻吟一下,带着爽到极点无从发泄的哭腔,孙彩瑛抱着她,一下又一下地桩到深处。名井觉得自己快被孙彩瑛整个贯穿了。

第二次泄在孙彩瑛手里的时候名井趴在她身上,脱力地喘息。孙彩瑛搂着她,一点点抽出被甬道摩擦得温热的手指,名井跟着无力地低哼,孙彩瑛在她被干得泛红的穴口抹了两下手指,吻了吻她发间隐约露出的耳朵:

“我以前也不知道姐姐这么深。”

名井的头发散开了,她透过发丝看了孙彩瑛一眼,有点嗔怪似地,再继续闭目养神。孙彩瑛闹着玩似地一下下吻她的发顶,吻了一会觉得无聊了,把名井的手机递回她手里。

“怎么了?”

“姐姐解锁一下吧,”孙彩瑛表情很认真,“刚刚那个我还没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