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I Love You

附注:我爱你。

如果要说的话,身在神户的名井南并不经常感觉到冬季的寒冷。

位于濑户内海附近的神户,即便在冬季,日照时长也可以算是全国范围内数一数二的。阳光并不像夏天那样炽烈,透过窗户铺陈进来,质感温吞内敛。名井有时会花大段大段的时间坐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只是抱着膝盖看窗外,观察空气如何在近乎无机质的光线当中流动。

外面可能很冷,她不怎么亲自去尝试。家里人一直很在意她的健康状况,尤其是在她因为恐慌症发作和腿伤而从韩国回来之后,可以说被照料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房间甚至安装了水暖,用来代替干燥有余而静音不足的空调。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睡不着的名井南把自己藏在柔软舒适的被子里,能听到那些滚烫的液体汩汩地流过暖气管道,像有很多条大鱼,安静地,拍动它们巨大而轻薄的鱼鳍,陆续不断地从名井身边游过,掀出声音的波浪。

虽然几乎一天都没有什么活动,只做了必要的保持身体状态的练习,名井还是按照习惯在晚上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穿着毛茸茸的睡衣钻进被窝里。牙膏是新换的,薄荷里掺着清淡的果香,连带呼吸里都有一股陌生的清甜味道。手机放在床头柜充电,没有任何游戏应用的推送。洗澡前名井刚把所有游戏里的LP都用光了。

屏幕忽然闪了一下,名井拿起来,看到一条没头没尾的消息:

“还在封闭摄影”

右下角小小的“未读”刚转为“已读”,新的消息又像被孩子吹出的肥皂泡泡一样接连跳出来:

“拍摄延时了……”

“好饿!”

下面附带一张黑白小狗委屈地躺在地上抚摸肚皮的贴纸,和一张偷跑的自拍照片。照片里的人影很模糊,像在拍摄的一瞬间从镜头前闪过那样,只能勉强看见飞扬出画面的马尾,和后面用黑色幕布拉起来的背景墙。

名井的目光很柔和地停留在上面,微笑浮现在她的嘴角。她刚打出两个字,屏幕上又蹦出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提示:

“南在做什么?”

“Mi浣熊要好好休息才行”

“但等我回去之后,打个电话好吗?”

“好~”

自顾自地肯定之后,又跟上一张像软年糕一样的白胖小动物顶着浴巾奋力点头的贴纸。

“要继续拍摄了!”

“就快结束了”

“一会见”

名井看着收到的最后一条消息也从“未读”跳成“已读”,想了两秒,删除对话框里的字,拔掉充电器后握着手机钻进被子里。

孙彩瑛的网络电话正式打进来已经是一小时之后的事,游戏自动回复的新一轮LP刚好也被消耗光,孙彩瑛的自拍被框在系统小小的圆圈里,浮现在屏幕中央。这张照片是名井离开韩国之前,孙彩瑛闹着在她手机里设置的,先前的头像一直是系统默认,名井一向不是对这种手机内个人资料很在意的人。

“担心南见不到我的时间太久,会忘记我长什么样子”——孙彩瑛当时是这么说的,尽管她脸上的笑明明是小孩子达成了目的那种得逞的意思。名井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的:无论十六岁、十八岁还是二十岁,在她面前从来不掩饰情绪,即便在口是心非的时候也一样。如果从出道前的选秀节目算起,她们认识也有快五年的跨度,孙彩瑛褪去了当时的婴儿肥,充满英气的骨骼从少女年轻矫健的身体里脱胎出来,面部轮廓也变得明朗,就连嘴角的痣都在她笑的时候为她漂亮又帅气的脸增添几分潇洒……可是在名井面前,孙彩瑛总是那个乖巧可爱的“小彩”,用活泼的方式表达她的舍不得,比如擅自设置名井手机里自己的照片。

更何况,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任何人能错过人气团体里超绝可爱的忙内line成员的任何一点动态?互联网已经建立很久了。

名井接起电话,因为想到这些事而觉得有趣,笑意还挂在她嘴边:“小彩?”

“嗯!南呀。”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了一会,孙彩瑛又开口,“给你发完消息没多久就收工了,刚刚在宿舍吃过外卖,跑着去洗了澡,现在才回房间。”

名井失笑,“为什么要跑着去?”

“今天我是第一个呢!”孙彩瑛的声音有点雀跃,很理所当然地,“为了早点打电话给你,不让你等太久。”

名井一下不知道该接什么话,脸慢慢地感到微热。那头的孙彩瑛不知道,自顾自又捣鼓了什么,忽然又说,“你在忙吗?不在的话我想开一会摄像头,给你看样东西。”

“好。”名井回答,“我这边房间的灯已经关了,就不开了。”

“好呀。”孙彩瑛并不在意,她把摄像头打开,名井看到画面里一闪而过她的脸,接着是一本速写本摆在镜头面前,边缘有孙彩瑛拿着笔的小半只手,画纸上是线稿,不大清楚,“看得到吗?”

“嗯,你在画什么?”

“和这次回归有关的东西,”孙彩瑛快乐地回答,“听到歌词的时候想到的,顺手画下来。”

名井努力辨认了一下,“好像有森林。小彩在画MV里我们一起拍的那个地方吗?”

“呀!”孙彩瑛像被踩了尾巴似的,“怎么这么容易就猜到了!”

名井小声地笑,“我随便说的,小彩太好猜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孙彩瑛的笔落到画纸上,沙沙的声音像蒙了一层布。名井找出耳机来戴上,靠在床头听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手机:“小彩。”

“嗯?”

“可以换个角度吗?……我想看看你的脸。”

孙彩瑛没有立刻回答,再开口时声音低低的,努力克制着羞赧那样,“我是素颜哦。”

名井又微笑了,“我知道。”

孙彩瑛很听话,摄像头切换到前置,她把手机立在旁边,像直播那样,映着自己的侧脸和面前的画本,半低着头,一丝不苟地往画纸上涂抹颜色。房间里的光是暖黄色的,经过机器和网络的处理之后变得不怎么亮,名井肆意端详孙彩瑛的脸,观察她美丽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弧度干脆利落的鼻尖,饱满的微微张开的嘴唇……她忽然心里一动,心跳骤然猛烈起来,重如擂鼓地敲击她的左心室和太阳穴,她仔细考虑斟酌着,腾出一只手钻进被子,慢慢潜下去。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她忽然问。

孙彩瑛停笔,仰着头很认真地思索,“快两个月了吧?”

“嗯。”孙彩瑛仰头的样子让名井心里又是一晃,以前她在韩国,孙彩瑛时常在床上这样仰起头看她。就像她时常用温柔的力道分开自己的两条腿,然后埋下去,山脉一样直直的鼻梁抵住微润的位置……名井猛地止住想象,小腹里的一小股热流遏制不住地冲下去,汇聚在她将碰未碰的地方。她的手指放在自己腿根,目光停留在孙彩瑛拿着笔的手,想象她的指腹触摸过自己温热的大腿内侧。那里的肌肤很柔嫩,孙彩瑛总喜欢来回抚摸她。

两人一时无话,名井又问:

“小彩会想我吗?”

这是个多余的问题,名井有点心不在焉。她还在犹豫,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做藏在被子下面的事,指尖偶尔扫过贴着腿心的布料,又心事重重地收回来。她盯着孙彩瑛的脸,心里又羞耻又兴奋,这张脸她每天都能通过照片或视频看到,但通话是不一样的。在视频通话的时候,对着女朋友的脸,自己做……光是想想,名井都觉得脸颊一阵发烫。

但她又不想收回手。

快两个月没有被孙彩瑛拥抱过、快两个月没有牵过手,没有被孙彩瑛从身后抱着、吻着耳廓,被她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裹挟耳畔,脸红心跳地听她说话。在久违地见到视频通话里的孙彩瑛时,名井忽然意识到自己非常想念这些感觉。

孙彩瑛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隔着耳机,名井听到她“呼”地笑出来时小小的气音。

“想啊,”孙彩瑛很柔和地回答,“我每天都很想你。”

名井的指尖一颤,终于压到自己两腿之间,稳稳地按下去。

“嗯……”她轻轻咬着嘴唇,想把吸气的声音藏起来。手指隔着底裤按在那里,打着圈,一点点揉动着。微弱到几不可查的快感一丝一丝地浮现,她还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声线,“想了什么?”

孙彩瑛被问得愣了一下,她很少被南问到这种抽象得没边的问题。她歪过头有点困惑地看了一眼手机,想起来南没有开摄像头,于是用笔杆轻轻碰了碰头发,“想到很久没和南见面了,如果可以见到就好了。”

名井闭上眼睛,又很快地睁开,孙彩瑛看不到她,她却一直看着孙彩瑛,手上的动作慢慢加快了,布料在一点点变得濡湿。她变得有些急躁,挑开边缘摸进去,更努力地煽动勉强从包皮里露出点轮廓的小小外核。

“小彩,”快感比刚才更明显了一些,但还不至于让她的声带失控,“为什么我每天都可以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你的动态,却还是会想你呢?”

孙彩瑛很认真地想了想,纤长的睫毛垂下来,“因为不在身边吧?”

“如果可以在身边就好了……”南的声音变得有些缥缈,仿佛麦克风拿远了,又仿佛是别的原因,“小彩……”

“嗯,”孙彩瑛乖乖地应声,“我总是想南可以早点回来就好了,但又想要南好好地休息一下。”

那边好像在笑,“要休息到,什么程度?”

孙彩瑛又侧头去看手机屏幕,里面只有她自己的镜像画面,她的眼神却很温柔。

“要完全好起来才行呀。”

“好……嗯。”南的声音忽然顿了一下,仿佛在忍耐什么,“嗯……”

“南?”孙彩瑛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名井反应很快地回答。那里已经完全变大了,鼓鼓的,摸起来有点硬,又微微地发烫,名井两颊滚热,指腹贴着那里。刚才突然过电般的快感让她心有余悸,手却蠢蠢欲动地想要趁势继续。小小的外核一直很敏感,以前只是被孙彩瑛稍微用舌尖舔一下就会有反应,现在用手指蹭过去也会产生一股酥麻的电流,直掠过名井的身体。她咬着嘴唇,手指越过那里,慢慢往下蹭了一点,沾到少许从身体里流出来的体液。就着这点润滑,她又重新将指尖压在外核上。

“真的没事吗?”孙彩瑛的语气有点担忧,她拿起手机,整张脸完全出现在名井面前,想要探究出什么似地微微皱起眉。

小彩的眼神好认真,仿佛正在看着我……这个联想进一步刺激了名井,她的手指往下一按,锐利的快感和无法往上攀升的痛楚一起袭来,她低低地喘了一声,一点泪花浮在她眼底,“小彩……”

“……南?”孙彩瑛的语气变得有点不自然,但名井已经管不了那些了。

“我到不了,”名井小声呜咽着,她按着完全兴奋的器官,急躁地用很快的速度打着圈,快感却只是一点点滑过她的身体,焦躁和疼痛反而一点点浮现,“自己做好痛……”

孙彩瑛脑袋里嗡的一声,一下连眼前都有点发白。名井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一瞬间她就知道了名井在电话那头做什么。她立刻面红耳赤起来,不知道要不要关摄像头,呼吸也变得急促:“小南,”她茫然地盯着屏幕,一想到名井在那边看着,脸红得几乎不知如何自处,好几次张着嘴没说出话,半天才发出声音,“……润滑,房间里有润滑吗?”

“好像有……”名井暂时止住啜泣,伸手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小管润滑液。

“挤出来一点,涂在手指上。”趁名井拿润滑,孙彩瑛关了摄像头,她把手机放到一边,仰着脑袋靠在床头,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慢慢描摹名井的样子,“这样就不会那么痛了。”

名井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在那头用鼻音“嗯”了一下。过了一会,叹息声绵软地传过来,孙彩瑛感到一种燥热在身体里乱撞,她的心随着名井这一声叹息颤抖了一下,燥热便汇集起来,朝她的小腹一股脑灌下去。

她也从自己枕头下面拿出还有一小半的润滑,上次打开它还是名井在这里的时候。润滑剂是水性的,孙彩瑛挤出一点,将它们在手心揉开,手指蘸了一点沾染上体温的液体,掀开被子往自己下面摸去。

“碰上面了吗?”孙彩瑛一边揉着自己,一边开口问名井。名井喘得有些断断续续,过了一会才回答:“没有……”

“碰碰上面吧,”孙彩瑛诱哄着名井,她脑海里的画面时常变化,一会是被她抱着微笑的南,一会是在床上害羞到浑身关节都泛出粉红的南,一会又是现在的南,和她交谈着,一手藏在下面,双腿曲起来,在被子里拱出一个暧昧的弧度。“南每次只要被我舔一舔右边,都会很有感觉的。”

名井被她说得心跳一停,羞耻感锐利地刮过她的身体内侧,激起一阵背德的颤抖。手却鬼使神差地攥住睡衣,将它一点点卷上去,然后按照孙彩瑛说的,捏住自己软塌塌的乳尖揉弄,粉红的顶端很快变硬了。

她舒服地轻叹一声,酥痒从胸部落到小腹,和她下面的快感融汇到一起:“小彩,那里变得很硬……”

“我知道。”孙彩瑛耐心地回答,好像她看到了那样,“南再帮我揉揉左边吧?其实我一直很喜欢南的这里……如果可以亲自摸到就好了。”

名井脸一热,听话地转移目标,电流一点点蹭过她的肌肤内侧,下面的快感也在堆积。她轻声细气地呻吟,交错地听到孙彩瑛的气息也可疑地荒乱起来。

“小彩……嗯,在自己做吗?”

“嗯……我在自己做,听着南的……声音……啊……做……”孙彩瑛承认得很干脆,说话却断断续续,夹杂着很难遏制的短促喘息,“南……唔,南,下面再用力一点……”

名井忍不住开始想象听着她喘息的声音自己做的孙彩瑛是什么样的。她的小老虎独自在房间里,旁边摆着画本和笔,能画出漂亮图案的手却在做那种事……明明长得一脸单纯,却在听着队友的呻吟和喘息自慰……

快感和想象一起不安分地挑逗名井的身体,她浑身的皮肤都泛起一种不明晰的绯色,酥麻和爽利混合成难言的快感,爬阶梯一样在她里面一层层地堆起来,又像是雪球一下被从山巅推下去,猛然迸裂四散。高潮霸道地从天灵盖直淋下来,浇透她的肌肤和骨头,名井呻吟着弓起身子,浑身麻得一直发抖,一时间连自己叫床的声音都听不到,身体完全放松的快乐像潮水一样淹没她,潮热席卷过来,再退潮般慢慢消失。

“小彩,小彩。”

名井浑身软绵绵的,她顺势躺下,嘴唇颤抖着,隔着听筒念孙彩瑛的名字。

那边的声音反而绷紧了,孙彩瑛闷哼了一声:“南……啊……!”尾音暧昧地往上扬起来,从呼唤变成了惊喘,孙彩瑛长长地哼了一声,接着她的声音忽然消失了,过了两秒,名井才重新听见她柔软的呼吸声。

“南呀。”小老虎听起来有点疲倦,又有些委屈地闷闷的,“如果现在就在身边的话,那就好了。”

“嗯……”名井的声音还有点发抖,很小声地,“现在和小彩在一起的话就好了,可以抱抱小彩。”

“我会计数的。”孙彩瑛的声音还有气无力,口吻却活蹦乱跳得很,“会把每一个拥抱都补上。”

名井又笑了,“那要补到什么时候?”

“很好办的,”孙彩瑛反应很快,似乎早就想好了,“一直抱着不撒手就好。”

“好呀……”高潮之后的困倦漫上来,名井的音量逐渐变得几不可闻,“那小彩……”

孙彩瑛耐心地等着,名井那边却没声音了。过了几分钟,平稳的呼吸声轻轻拂过她的耳畔。名井累得睡着了。

“晚安,南。”明知那边听不到,孙彩瑛却还是一字一句的,“会一直好好抱着你的,所以,快点回到我身边来。”

“还有,我爱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