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大作战

朴秀荣之后有一次和康涩琪喝酒,两个人都微醺的时候她问康涩琪喜欢柱现姐姐什么,康涩琪低头笑起来。朴秀荣经常见她笑,但很少看她笑得这么情意满满的,眼睛忽然被裴柱现点亮了。

什么都喜欢。康涩琪说,你注意看过柱现姐姐在舞台上的样子吗?我最喜欢那个时候,她会发光。

更后来的时候朴秀荣把孙承欢按在沙发上,比她大两岁的姐姐手腕细得像猫,挣扎无果,只能恼火地抓她,在她胳膊上留下的抓痕也是细而浅淡的。朴秀荣的长发垂下去落到孙承欢脸上,她偏着头躲,被朴秀荣逮个正着吻在唇瓣上。

孙承欢一下有点傻眼,朴秀荣温柔地吻着她,两手却没松劲,把她两个手腕并到一起扣在掌心,好腾出手去做别的事。孙承欢又想挣扎,这次朴秀荣没给她机会,把她从上到下治得服服帖帖,孙承欢呜咽起来,又不能克制地在她怀里起伏着,她侧过脸,新剪的短发委屈地跟过去遮住她线条柔软的侧脸。

秀荣。孙承欢那副适合唱歌的嗓子带着哭腔,朴秀荣松开手,她立刻习惯性地拿掌心捂住脸。只要觉得不妥帖她就会这么做,像某种极力保护自己的孱弱的食草动物。在朴秀荣手里一连到了两次,她语气恹恹的。秀荣,我是直的。

我知道。朴秀荣咬着牙,迎着底下的浪往里进,她用另一只手拽下孙承欢保护自己的手臂。

就这一次。她嘴上安慰着姐姐,动作一点不留情。孙承欢渐渐不哭了,真的低声呻吟着承起欢来,朴秀荣仔细地吻她刚被遮过的眉眼,忽然笑了。

朴秀荣也有最喜欢的孙承欢的样子,只有今晚,过期不候,但也够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也够了。